魅影花了好一番工夫才找到在森林中唱著歌的「女性」。

仔細聽她的歌聲,可以發現並非完美更不算成熟,雖然基本技巧不差,但不難找到缺點,或許學習過音樂,但不像有名的學院出身,也沒有名師教導,他很快就判斷出,這位女性的家境頂多只稱得上普通,所以未能讓她接受良好的訓練。此外,除了音質不夠細膩、有時會失去音準和有些過低的聲調不符合原作的要求之外,她的聲音中還有說不出的空虛感,和他常聽見的賣弄歌藝缺少感情不同,溫暖得可以安撫人心的同時,歌者本身卻像失去什麼重要的東西一般,即使唱著的是歡樂的曲子,將快樂帶給別人,自己卻不盡然,他感覺這個人的內心像少了什麼。

這些看起來像是缺點的地方無損於對她的評價,相反地,靜靜欣賞她的歌聲仍是種享受,一次不期而遇的美好經驗帶來期望,他開始增加外出的次數。

一開始,想要再次聽見的念頭只是偶然出現在腦中,到了林子裏也未必能遇上,隨著失望而歸的次數增加,每聽見一次都是可遇而不可求,心裏有了渴望,而且變得強烈,被牽動著、成了習慣一樣,每天晚上,他都到森林等候。

若能好好雕琢,她必會成為劇院中一顆閃亮的明星……,在被她的歌聲吸引的同時,他起了想要將這璞玉般的聲音變得更好更耀眼的念頭。建造歌劇院,即使參與規劃、提供設計稿和許多建造意見,他仍然只是設計師和建築師之下眾多無名工人中的一個;譜寫曲子,他使用的是化名,在樂曲受到賞識之前沒有問世的機會,無論是那一種,他的名字都被掩蓋,沒有人知道那些作品是出自他手,雖然對他而言享有名聲並不重要,然而若有一個活生生的、會發出聲音的真人因為他的培養攀上歌唱的高峰,縱然她不可能說出師承自一個鬼魂之類的話,至少,背後是他,因為他而變得完美的聲音,就如同他本身為人所聽見一般,是他存在著的證明。

CHL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五號包廂無論如何都必須空著,是歌劇院不成文的規定而且眾所皆知。

「Fuji前輩,聽說……,五號包廂,會有鬼魂坐在那裏欣賞音樂,是真的嗎?」、「我也聽說了,好可怕,想到我們的演出被鬼盯著看,就覺得毛骨悚然。」演出結束後的休息室裏,剛進入劇團沒多久的新人們嘰嘰喳喳地討論著歌劇院一直以來都有的傳言。

「五號包廂從來不售票是真的,至於是不是因為鬼的關係,我就不確定了,畢竟,我也還不算資深。」被新生包圍著的是已經在這裏待了三年的Syusuke Fuji,總是帶著笑容,對待每個人都和藹可親沒有架子,十分受到其他同事的喜愛,對環境還很陌生的新人,遇到疑問也喜歡向他求助。

「那麼Fuji前輩,歌劇院裏是真的有鬼嗎?你看過嗎?」

「嗯……,我沒有看過鬼,但聽過一些奇怪的聲音,也遇過沒辦法解釋的現象。」

文章標籤

CHL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歌劇院的夜晚總比白天更美麗。

是隨著商業發達,社會變得富有,以往只屬於貴族階級的音樂和戲劇逐漸普及至一般大眾的時代,說是文化水準提高也好,只是跟隨潮流附庸風雅也好,歌劇院的車水馬龍熙來攘往都彰顯喜好藝術表演的人越來越多,男男女女穿得光鮮亮麗,前來歌劇院參加音樂會或戲劇表演,欣賞之餘品頭論足一番藉以展示自己的素養,一方面進行社交往來建立人脈或追求愛情,人人言笑晏晏一片和樂,生命的富庶美好似乎莫過於此。

落成已經將近七年,大眾對這座歌劇院的讚嘆始終未減,雄偉莊嚴的建築、富麗堂皇的裝飾和陳設,加上優異的音響效果,「太美太壯觀了,設計出這麼一座建築物來的人真是了不起。」的稱讚仍舊隨處可聞。

相對於絕大部分的人都只看得到的表面,支撐演出之責的,則是不起眼的、罕為人所注意的後台。除了演員休息室,有許多安放音響燈光設施及服裝道具的房間,更有許多精巧的機關,以因應劇情需要隨時變動布景,一場演出得以完美表現,有賴演員、樂團和工作人員的通力合作,硬體也不可或缺。

在沒有表演節目的時候,歌劇院偶爾會舉辦讓觀眾們參觀的活動,除了涉及隱私的休息室,相關的一些房間都開放,人們一邊聽著解說了解演出的流程,滿足好奇心之餘,對機關運作也有了認識—如果是普通的表演廳,看過這些幕後作業,觀眾們便可說得到了相當的了解,這裏,卻不一樣。

文章標籤

CHL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二有點驚訝地望著手機中手塚傳來的訊息,這個人居然配合他,煞有介事地和他開著玩笑。

 

手塚以前是這種個性嗎……,輕鬆地和他閒聊的情形不罕見,但附和他的瞎扯記得未曾有過,在德國是發生了什麼……,疑惑地看著手機,同時止不住甜蜜,來自手塚,即使只是隻字片語,都可以一再閱讀毫不厭倦,彷彿可以從字裏行間讀出甜味來。

 

過了幾秒才想起,他們身處同一座球場,手塚就在離自己不遠處,一直看著手機本末倒置的自己實在昏了頭,抬起頭來,只見手塚一臉嚴肅地注視步入場中的選手—手塚現在的指導人波爾克,進入職業網壇後未曾嚐過敗績,堪稱最受矚目的新星,更被預期有朝一日必會站上頂峰,這樣的選手竟在表演賽中就登場,也才發覺,他專注在和手塚的對話中時,周遭的氣氛已經變得沈重,高中生們還算平靜,第一次見識世界杯的中學生間充滿著不安。

文章標籤

CHL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世界杯由表演賽拉開了序幕,日本和德國兩隊的選手分別入場。

 

從兩隊在場邊就座起,手塚的目光便片刻也離不開不二,只能憑藉照片和腦中記憶稍微撫平的,對不二的思念,在那個身影映入眼簾時終於稍微得到滿足—只是「稍微」,第一次和不二在球場上相隔得如此遙遠,並非不明白從前的景象已經不再,但應該屬於同一陣營、應當要並肩作戰,成為彼此上場時的支持,所有的習以為常被明確地推翻,甚至連更近一些也辦不到,心裏還是像被現實硬生生刻上了一道不至於流血卻確實有些疼的痕跡。

 

看起來瘦了些,頭髮也長長了。除去外表的稍許改變,這個人散發出的閒適氣息沒有不同,即使場地比起他們從前使用的大上許多,觀賽人數更多喧囂也更甚,帶來更大的壓迫感,吵雜之中,不二仍舊是怡然自得的存在。他們昨晚才通過電話,電話中的不二對於世界賽有些緊張,看樣子,過了一晚,他已經調整好自己的心理狀態,這個人的精神如自己所料一直非常強韌,安穩微笑的樣子更是綠洲,舒緩他在前行時所有寂寞煎熬與乾渴,給了他再次出發的精神和力量。

文章標籤

CHL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本次世界杯的正式比賽前,先舉行表演賽作為熱身,各國派出三組高、中學生組成的雙打決勝負。

 

跟平等院前輩一同代表日本隊前往抽籤大會的大石,回到飯店,宣布抽到的對戰隊伍是德國隊,引起正反兩極的回應,有認為是下下籤,還不是正式比賽,就碰上最強的敵人,對士氣簡直是一大打擊的看法,也有持相反意見的人,縱然是當今世界最強又如何,以之當成磨刀石砥礪自己再適合不過,不二屬於後者。

 

在不二看來,能夠早一步先見識德國的實力是件好事,即使對方在表演賽中有所保留也無所謂,德國和日本的訓練方式有什麼不同,著重那些方面,都值得學習,大石抽到的籤沒什麼不好,他很樂觀其成。

文章標籤

CHL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再過幾天,可以在澳洲和你見面了。」

 

手塚結束一天的訓練,一拿起手機便是先查看來自不二的訊息,當眼中映入關鍵字眼,本次世界杯的舉辦地澳洲,不自覺瞪大雙眼,意思是……,不二也得到參加比賽的機會了?

 

「恭喜。」

文章標籤

CHL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限時一天的日本代表爭奪戰結束於越前干預進行中的比賽而被強制離開U-17訓練營。在場的中學生們抗議無效,裁判宣布比賽結果之後,現場一片鴉雀無聲。

 

結果底定,雖然占領了前十名中的兩名,一軍畢竟技高一籌,前幾名的地位不動如山。

 

良久,待高中生全數離開了比賽場地,國中生們才開始有了聲音,「果然沒那麼容易……,原本想要全面搶奪代表隊名額的,這樣看來,代表隊完全是不同等級……。」

文章標籤

CHL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明天,我們到奧地利。」在漸漸適應德國的訓練模式之後,波爾克突然給了手塚新的指示。

 

「要做什麼?我才剛到這裏沒有多久。」

 

「移地訓練。」

文章標籤

CHL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記得……德國隊的隊服是黑色的?」

 

「嗯。」

 

「光是想像就覺得很適合你,一定很好看……,有個具體的形象在,挺激勵人的。」

文章標籤

CHL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中學生和高中生們賭上日本代表的地位激烈爭鬥著開始前,雙方都嚴陣以待準備,沒有參與挑戰的其他人也並非全都優閒地等著看熱鬧,想要抓緊每一次機會提升自己的人不在少數,教練們安排的個人比賽繼續進行,即使不是為了爭奪頭銜,沒有決一死戰的氣氛,卻稱不上是輕鬆愉快地連絡感情。

 

「最後這記殺球不錯,和你以往的風格大不相同,我輸了。」比賽結束,球網對面的對手,不吝惜地發出稱讚。

 

「多謝指教。」回以笑容,不二從容走下球場。

文章標籤

CHL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雖然決定倉促,但最重要的申請學校、教練及住宿問題都順利地解決,來到德國,安頓下來之後,手塚幾乎立刻就投入練習。

 

但即使生活各方面都不成問題,也努力地適應著,還是會出現清晨醒來發覺身處的空間和待了十幾年的房間截然不同,早餐由味噌湯白飯烤魚變成了牛奶麵包火腿,必須在忍不住失望之餘再次自我提醒事實是他已經離開日本來到異國的情形。

 

迥異於自小就接觸的語言文字和飲食、外表大不相同的人群與完全不同於本國的風景,還不習慣,卻必須早日習以為常,想要成為職業選手,這樣的形態可能會在往後十幾年內成為常態,對故鄉、對原有生活的眷戀無論如何都要暫時放下。他嘆氣,即使是向來以獨立自許,不會輕易受外在事物影響的自己,面對比過往都要來得巨大的變動,偶爾的低落終究難免。

文章標籤

CHL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敗組回歸後,教練們宣布赴國外遠征的一軍二十名選手即將回國,將從在場全體成員中選出二十名與之挑戰的選手,比賽也變為個人排位賽,以每個人每天五場實戰的方式進行。

 

「只有二十個名額嗎,十天五十場比賽,簡直就是全面性的個人排名賽。」

 

「也就是說,贏了一軍,我們就能成為日本代表了?但是就算成為日本代表,U-17世界杯的比賽也沒有開放中學生參加啊?」

文章標籤

CHL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練習之餘的空閒時間,不二聽見房門被敲響。

 

「裕太?」打開門,面前站著的是剛經歷過嚴苛的野地訓練,重新回歸U-17的裕太。

 

「老哥,有空嗎?」

文章標籤

CHL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人生由無數的相遇構成,有的僅是人群中的擦身而過或萍水相逢,有的則奇妙地帶來莫大改變或影響,既無法預測,也沒有規則可循。

 

手塚拉著行李,走出法蘭克福機場。

 

大陸型氣候的風比起日本來得強勁而凜冽,吹在臉上彷彿會刮人,他拉高圍巾,這就是自己將要展開新生活的地方,陌生的國家,未知的風景,不安湧上的同時,一股溫柔情緒卻在心中緩緩流淌。

文章標籤

CHL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