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有了喜歡的對象,手塚才深切地體認,愛情的確足以改變一個人,不分大小事。

 

若在從前,除非別無選擇,兩個人共擠一張單人床的事絕對不會發生,沒有想過,其實,自己非但不排斥,還相當享受甚至需要這樣的親近感。

 

在意識逐漸清醒時,他感到胸口有些許異樣。

 

細軟的髮絲拂動,造成微微騷癢,還有某個柔嫩的東西,正在一下一下地碰觸他的皮膚。

 

不需要費力將意識抓回腦中,熟悉的感覺讓他立刻知道是誰的傑作,「不二……。」

 

明亮的笑臉抬起,呈現在他眼前,「早安。」

 

「早。你在做什麼?」

 

「我?當然是巡視領土順便留下記號。」含混不清的語聲繼續,「可惡,同樣是男人,我怎麼都練不出這種線條,離開日本的你不是更應該水土不服嗎,反倒長出更多肌肉來了,難道是德國的食物比較營養?不行,為了避免你四處亂吸引人,我得宣告大眾你名草有主了。」

 

嘴上說要留記號,親吻卻輕柔,伴隨舌尖的舔舐,偶爾加上牙齒輕輕啃咬—完全不足以造成痕跡的力氣,十有八九是考量了他隨時可能要讓醫生檢查傷勢,不在他身上留下曖昧的印記,只是輕淡地印下思念。

 

真是心口不一,他的嘴角上揚。

 

事實上,對於自己是不二的領土的說法,他沒有異議甚至樂意,若要以此為比喻,面前的人同樣是他的疆域,他們互相擁有,他不介意不二留下所有權記號。

 

「留一個的話不會太引人注目。」邊伸手再次將騷動源抱得更緊。

 

「唔?你這樣說,我可真要咬下去了?」

 

「請。」位在不二身下的右手,找到縫隙,穿過,將不二按往自己胸前。

 

柔軟而滑順的髮絲,數分鐘前引起若有似無令人心癢難耐的感覺,此時確切握在掌中,張開手指,緩緩移動,感受頭髮在指間滑過,接觸面積很小,帶來心神的悸動卻很大,令人留戀不已。

 

那怕再怎麼微小,只要是來自這個人的,一點一滴都彌足珍貴。

 

然後感覺靠近心口處微微發痛,堅硬的牙齒咬住胸肌,左右輕磨,間或夾雜比方才更使勁的吸吮,他安靜任憑不二為所欲為。

 

「吶……。」半晌,胸前的人鬆開了嘴,而且似乎正在挪動身體。

 

「怎麼了?」

 

「你的手臂會麻掉。」

 

「無妨。幾秒鐘就會恢復。」

 

「什麼無妨,新聞說過,如果經常這樣子的話,會血液循環不良,甚至對手臂造成傷害的。」不二不滿地抗議。

 

「所以你每次都會調整位置?」不二曾經說過同樣的話,但因為自己說過喜歡抱著他,所以不二並不堅持,只在每次同床共枕的時候,看似不著痕跡地移動,希望找到一個兩人都滿意的姿勢。

 

「咦?你發現啦?」笑。

 

「嗯。抱歉,讓你擔心了。」

 

「我也很喜歡,但如果給你帶來負擔的話,那不是我想見到的。不過……。」

 

「不過什麼?」

 

「我很意外,你會喜歡和別人靠得這麼近,甚至連睡覺的時候也是。」

 

「我自己也覺得驚訝。」

 

「哦?」

 

「很小的時候,我就在自己的房間睡覺,也許是因為這樣,我一直無法想像會和誰分享床被。」

 

「你小時候都不怕的嗎?要是半夜醒來想上洗手間怎麼辦?」

 

「我並不怕黑。」

 

「可惡。」聞言,戀人的臉皺起,想必是想起了什麼童年往事,而且根據他的反應看來,童年時期的不二很可能可以貼上怕黑的標籤。

 

言談之中無意間得到的情報,他不動聲色收藏在心。

 

「據說一開始是祖父的意思,他認為男孩子應當早早獨立,不該倚賴他人,即使年紀小也該學著單獨過夜,父親母親照辦的結果很滿意,就放手讓我一個人睡了。」藉著繼續話題,他轉移不二的注意力。

 

「真是少年老成。因為一個人睡習慣了,所以也就不想和他人一起了嗎?」

 

「嗯,從小到大的修學旅行或是合宿,都是投宿在日式通鋪的房間,其實沒有和他人共用床被的必要和經驗,雖然如此,我仍對和他人分享自己獨眠的寢具感到排斥,仔細想想,也許在這方面我有些潔癖吧。」

 

「也有不希望被過於靠近的意味?」

 

「直到遇見你。」

 

從遇見不二開始,他常在自己面前打轉,或是總站在身後不遠處,甚至只是一群人在夏日的部活之後一起喝飲料吃冰消暑一同回家,不二都在和他近得可以嗅到清淡髮香的距離,而自始就奇妙地不感到排斥的他,不知從什麼時候起,不排斥變成了欲望和渴求。

 

白日裏已經最為靠近,仍讓他感到不足,靜夜中,在專屬於自己的被褥裏,他想像如果融進另一個人體溫的感覺會是如何,若懷中的存在是那個人,似乎完全不必考慮過於接近甚至被貼住會不會構成自己任何的不適。

 

小時候,某次閱讀完科幻小說就寢時,他曾經發揮不甚豐富的想像力想著,被窩就像每個人的太空船,每夜,人們駕駛著在夢境翱翔,這樣的幻想,不僅來自貼身裹著的被子,也來自無法與他人述說的、浩瀚如銀河般不可測的深層意識行動。在長大第一次對某人產生思慕之情後,他想起往事,夢境當然無法為人所知,但至少希望,在自己的座艙中,能有另一個體溫充盈。

 

於是自然不過地養成抱著戀人入睡的習慣,更令他驚喜的是,他的舉動並未受到阻止或反對,不二也像相當享受似地躺在他的懷裏—交往之後,初次在自己的床鋪展臂繞住不二,不二臉上帶著羞怯和驚喜的表情,一時之間在他心中灌滿如同蜜糖的甜美感受。

 

「那時抱我抱得很是順手吶部長,可見你謀畫已久。」玩笑過後,不二微笑直視他,「但是,能被允許進入你的私人領域,是我的榮幸。」

 

「不,我更要謝謝你願意待在我身邊。」所以手臂發麻不算什麼。

 

不二盯著他數秒,「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你沒說出來的話大概是『只要抱著我,手臂酸麻也沒關係。』,我可不要。」

 

「我會改進的。」

 

「既然話說開了,下次,我們就一起調整出兩人都舒適的睡眠姿勢吧?不過,為了睡覺這件事大費周章,真是令人意外。」不二笑開。

 

「啊啊。」面前動人的笑顏著實令人心動不已,不管自昨天以來見著了幾次都一樣,不,不僅是昨天,不二對他投以笑容,他就會感覺被擊中,只是現在,許久不見,衝擊感被思念加倍放大,他的心臟怦然狂跳。

 

情人越過千山萬水來到眼前、投入自己的懷抱,即使是再確定不過的事實,還是過於震撼,讓他花上一段時間才足以消化適應,心思塵埃落定後,終於得以專注在重逢的喜悅之中,同時,對這個人的貪戀渴求也隨之高漲。

 

他低下頭,攫獲近在咫尺的嘴唇。熟悉的溫暖而柔軟的觸感,以及不二在短暫驚訝過後的回吻都令他情不自禁,「睡覺之前,可以先做別的事。」

 

「我們是在討論這個嗎……,而且現在明明是起床時間。」

 

「醒來之後也可以。」一下一下,他輕啄著不二,從雙唇,到臉頰、頸子,以及隨著手指挑開扣子而敞露的白晳身體。

 

「堂而皇之的文不對題,沒想到你是這樣子的人,不過……,嗯……。」

 

他加快加重了對不二的挑逗和撥弄,滿意地欣賞情人因為他而染上粉色的誘人軀體,感受情人愈發急促的呻吟喘息與升高的體溫,「我想你。」探入只屬於他一人的、更為灼熱的隱秘之處。

 

「我也很想你,啊啊,那裏,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my murmur

CHLO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