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二睜開眼睛,發現他躺在不算熟悉的房間,而床上只有自己一人,床頭的電子鐘顯示的時間是將近一點。

 

沒有進入房間的印象,怎麼會在這裏?

 

角落有他的行李,是他分配到的房間無誤,努力回想,睡著之前自己在做什麼,又是怎麼移動到這個房間這張床的,尚未完全清醒而有些混沌的腦子,花了些許時間才找回記憶。

 

是手塚抱自己回房的吧。樹下的偷襲之後,手塚沒有進一步的動作,只是靜靜躺在他的腿上,還沒克服時差的他就這麼沈沈睡著,完全沒有之後的印象。不可能憑著自己的力量回來,所以一定是手塚,而將他像沙包似地扛上肩的粗魯方式不像是手塚會採取的,所以,他盤算,公主抱的可能性大概有九成五以上。

 

因為睡眠沒有被打斷,手塚的懷抱想必十分舒適,想起那次在學生會室和手塚談到公主抱相關話題,還相當不能理解的人,一旦實行,倒是相當熟稔,在床被間翻了個身,想起往事,不二露出笑容。

 

沒能醒著體驗,實在太可惜了。

 

解釋了公主抱的涵義之後,手塚仍然一臉不懂和迷惑的表情。十幾歲的同儕們,正是情竇初開的年紀,對於愛情有許多憧憬和嚮往,即使是感情細膩程度不及女性的男生,也免不了好奇心,明著的調侃或悄聲的興奮私語所在多有,在這個人身上卻有如絕緣,雖說在交往之後,才發現手塚並不是個對感情無動於衷的人,但浪漫什麼的,既沒有實用性,連要具體形容都困難,對於部長大人來說確實有如天方夜譚。

 

相較於對感情事更為易感的他,手塚截然不同,簡直是另一個極端。對於同一件事,不同的人本會有不同的感受,即使親如戀人,歷經磨合與彼此影響,兩個人的想法也不可能完全重合,他一直抱持著能接納對方與自己不同之處更為重要的心態,不懂情調的手塚無損於自己對他的喜愛,就算一直這樣下去,他們的相處也毫無問題,但是,手塚想像不能卻努力理解的模樣,實在令人心動不已。

 

尚未確立關係的彼時,他曾經竊喜於得到手塚認真的對待,也曾偷偷想著,若能夠一直被重視著,該有多麼好多麼幸運。

 

像做夢一樣,心中的想望成了真。

 

交往之前,他知道手塚始終堅守著和他人的距離,排斥別人過於靠近,更遑論是全然貼靠,也一直相當沾沾自喜於所有人中自己或許是唯一得以被允許幾乎貼身的一個;得到對方的心意和自己相同的答案之後,手塚明確而自然地對他開放個人領域,他更是驚喜不已,不只是肢體上的親近,在心理上,未曾想過的或是不適應的,這個人也不吝於改變自己的想法,這次也是吧,雖然是當下所必須,願意為自己而嘗試的心態,已經證明了他的心意。

 

現在的手塚了不了解公主抱的意義、知不知道所謂浪漫是什麼都不要緊,相較於外在的行為,對他顯露的愛護和珍惜就已經很足夠了。

 

但是……,他驚訝地歛起笑容,猛然想起更重要的事,不管是什麼姿勢,那傢伙,居然把自己從花園抱到房間來?不算輕的體重和不算短的路程不知給他的手臂帶來多少負擔?

 

得向手塚確認,無論如何,都不願意只因為自己的貪睡,便加重了他的傷勢。

 

但距離早上見面,還得等上幾個小時,想到手塚的傷就覺得心焦,此時只覺得並不算長的時間格外難熬。

 

依照手塚的生活習慣,這個時間應當已經就寢,他不該打擾,所以打消到隔壁敲門的念頭,但是,無法得知而懸盪著的感覺很不好受,意識因此而完全清醒,要再次睡著大概是不可能了,他輾轉反側。

 

還是發個訊息?如果手塚已經入睡,簡短的訊息提示聲比較不吵人,也許不會被聽見?雖然有為數不多的共眠經驗,每次都一覺到天亮的他卻並不知道手塚是不是個淺眠的人,訊息聲短歸短,還是可能正好吵到手塚,但實在放不下心……。

 

自知任性,卻難以克制。

 

若只是交情一般的朋友,這個問題毫無疑問留待白天見面再解決即可,他不會做出失禮的事,連半夜吵醒對方的念頭都不會生起,因為和手塚的關係不同於尋常,看似不合宜的想法此時超越理智從腦海中冒出來,迫切地不容他忽視,連是否真的不合宜,也足以讓他苦思。

 

這種程度的任性是被允許的嗎?因為是手塚,所以自己的行為超過了平日的界限,卻也因為是手塚,越界的自己會不會被討厭?

 

心情在急於想探知手塚的狀況的欲望和可能造成困擾的擔憂間擺盪不休,算戀愛帶來的煩惱嗎,他有些無奈地苦笑。

 

起身,坐在床上,發與不發,他掙扎了幾分鐘,決定順從自己的渴望,找出手機,發出訊息,「肩膀和手臂還好嗎?」。

 

手機螢幕因為久久沒有回應而變暗進入待機模式,果然是睡了吧,正想放下,門上卻傳來輕微卻清晰的敲門聲。

 

聽錯了?

 

「咚咚。」敲擊聲再次響起。

 

不是錯覺,該不會……,下床,急忙走向房門,打開,門外站著的正是剛才為止一直想著的人。

 

「手塚?你怎麼……?」還沒睡?

 

「這句話應該是我問你,醒了之後怎麼不再睡?你應該很累了。」

 

「進來,」將人迎進屋內,「我是被你抱回來的吧?想到你的傷可能變得嚴重就睡不著了。」

 

「沒事。我的傷已經好得差不多了,稍微用力不會造成不好的影響。何況,你瘦了。」

 

手塚帶著心疼的眼神看得他不好意思起來,「我很勤勞練球的結果而已,不要想太多,有這麼努力的部員你該高興呀。倒是你,也未免太靈敏了。」簡直像體重計一樣。

 

手塚沒有回答,牽起他的手走向床邊,「再睡吧,我陪你。」

 

「啊啊你有預謀對不對,才會把我的房間安排在你隔壁,太危險了我。」

 

「把你放在離我最近的地方的確是我的私心,但我現在是收到你的訊息才過來的。」

 

言談間,兩人一起躺進被子當中,手塚從背後將他圈在懷裏,久違的被包裹著的感覺令人安心。

 

安心之餘,得以對方才手塚的話發表不滿,「應我要求嗎,好像我很沒吸引力的樣子。」

 

「不要低估你自己。」

 

「對了,你還沒回答我,這麼晚了,你也沒睡?到德國來,連生活習慣都改變了嗎?」

 

「平常的話,這個時間我的確不會醒著,不過今天,算是特殊吧。」

 

「因為我?」

 

「嗯。你來了,而且就在距離我這麼近的地方。」

 

原來,自重逢至今,兩人獨處,只有在花園裏的短暫時間,近在咫尺卻不能靠近,被牆壁阻擋而心神不寧是兩人同感,他微笑,「那為什麼不把我放在你房間?我在發訊息之前猶豫了好久。」

 

若是在一起,他一醒來就能親眼確認手塚的狀況了。

 

「不該在未經你同意的情況下把你帶到我那裏。」手塚沈默了幾秒鐘才回答。

 

「嘻,真是相當手塚式的古板答案,」手塚的話讓人聽了很甜蜜,甜蜜之後他卻忍不住要杞人憂天一番,見外和尊重往往一線之隔,這注重禮節的個性,說不定會造成他們親暱的阻礙?「可是偶爾也希望你不守規矩任意妄為一點吶。」

 

「會有那麼一天。」

 

「嗯?」

 

「有一天,你會實至名歸,成為我最重要的人。」

 

「你……。」這,這是什麼台詞,還強勢地沒讓他有反對的餘地,這傢伙……,幸好背對著手塚,臉上竄升的熱度不會被看見,「我可未必會答應。」

 

「答應我。」

 

背後傳來手塚堅定的聲音,原本想著沒那麼簡單讓手塚稱心如意的心情一下子軟化下來,手塚懇切的、彷彿一生只會有他一人的語氣,讓他無力也不想拒絕。「嗯……。」對於未來,同樣也期待起來,「還好我的房間在你隔壁,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就看到你。」

 

「可以的話,我比較希望在牆壁上開個門。」

 

翻過身,他直盯著手塚,「那麼,偷襲行動會升級嗎?親吻以上?」即使手塚說了會經過他同意,還是忍不住開玩笑,而且,就算成真,他也欣然接受。

 

手塚一把將他轉回原先的姿勢,「……也許。好了,快睡。」

 

「呵呵。」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LOE 的頭像
CHLOE

my murmur

CHL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