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晴朗的星期日早晨,手塚出外採買食材等生活必需品。

 

來到德國是為了養傷,如無意外,應該只是短期停留,雖然時間不會太長,但在和日本截然不同的環境,不論大小事,仍然必須重新適應。也正是這樣的機會,他有如電腦掃描一般,檢視處理自己每天從早到晚所有的日常瑣事時,連帶地,許多在日本時未曾留意的細節,無意間悄悄從心底冒出了頭來。

 

他路過住處附近的教堂,正巧遇上婚禮。儀式結束,新人被眾親友簇擁而出,新郎一把將新娘子打橫抱起,走下階梯,穿過花園,柔美的新娘在新郎懷中笑得甜蜜而滿足,長長的白紗曳地,像是幸福滿溢。最後,新郎將新婚妻子放上停放在門口的敞篷車,在眾人的祝福中駛離,應該是直接度蜜月去了吧,他猜想。

 

在日本時,曾經參加過親戚的婚禮,雖然也為新人們感到高興及祝福,並沒有更多的感覺;在這裏,或許是教堂迫人的莊嚴,或許是因為自己心裏已經有人,僅僅是旁觀,卻瞬間覺得被那份激動的心情感染,既羨慕也期待,得以和最重要的人攜手展開人生,該是多麼幸運美好。

 

他繼續前進,到達市集,開始挑選起還沾染著水珠,青翠欲滴飽滿圓潤的各種蔬果。雖然在來德國之前向母親請教過挑選的要領,仍然覺得自己不在行,何況這裏的規矩是不能動手,只能用眼睛看,再請老闆包裝起自己想要的,看起來一樣新鮮,剛自產地採摘而來的蔬菜水果,每個似乎都很美味,初次採買時,視線在成堆看不出差異的蔬果中游移,著實讓他無從下決定也因此感到困惑,幾經掙扎,乾脆放棄,只要外貌尚稱能夠達上母親所說的標準,便直接買下—讓那個人看到的話,一定會笑吧,沒想到萬能的部長兼會長大人,也有不擅長的事呀?

 

若是不二也在身邊,看似平凡無趣的購物,一定會很有趣。

 

「請給我那邊的蕃茄,我要五個,謝謝。」

 

這樣的對話,到了不二口中大概會變成,「吶,今天的蕃茄看起來都精神不太好,是最近水份不夠渴了點吧?不過還是挺可愛的,大叔,能給我幾個嗎?做成濃湯應該會很好吃。」,或是「這迷迭香香氣十足,很有元氣,切碎了加在大蒜抹醬當中會讓麵包更出色,伯母種得真好,請給我一大把。」之類既觀察入微又興味盎然的台詞,他不知道不二挑選生鮮食品的眼光和料理的技術如何,卻想像得出那個人對於再平常不過的行事也能樂在其中的樣子。

 

說不定,連兩國的空氣,不二都能說出呼吸起來的感覺有什麼不同。

 

他是來療傷的,不該有無關緊要的念頭,但或許是受了方才巧遇的結婚場景的影響,隨著自己行進的腳步,在攤販間走動購物,不二在這裏會如何的想像無法克制不停浮出,而分心的結果,讓他自來到德國後為了傷勢而繃緊的神經,出乎預期地放鬆了。

 

第一次一個人離鄉背井到外地生活,他沒有生活能力不足的問題,不論復健、練球,或是試著和同伴來往,以及處理生活中的大小事。面對不確定能否徹底痊癒的傷勢和能發揮到何種程度的球技,盡最大的努力配合醫師和教練,將自己的身體調整到應付目前態勢的狀況;對和日本截然不同的人情和文化,雖然積極性不如網球,至少,他也不吝於學習適應。

 

做自己該做的事—一直以來的座右銘,身處何種境地都是應當而必要的,但在應當應該必要等等昭示規範的生硬詞彚之間,有一個定義全然不同甚至相反的對象存在,讓他感到精神為之放鬆,有如被一陣清風拂過般舒爽。

 

不二對他來說很重要,一旦脫離每天都能見面的日常,又遠遠地相隔大半個地球,「不二不在身邊」的事實更讓他的重要性分外清晰。短暫的分別有著意料之外的效果,看似平凡無奇的日常場景更喚醒了和理智對立的、純然屬於情感上的、自來到德國後因為忙碌的行程而壓在底層未曾細想的感受,就算僅是腦內幻想,也讓人留戀。

 

隨之而起的是想念,與記起原該算是瑣碎的小事。

 

他曾經和不二談論過關於橫抱—所謂公主抱—的事,從一本少女漫畫開始。

 

男生讀女性讀物,乍聽之下有點奇怪,細想卻找不出什麼不妥之處,至少,不是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事,更別說是發話的引用來源經常是「我姐姐說」,言行想法必定深受姐姐影響的不二。

 

所以,看見不二在某次放學後到學生會室相伴的等待時間,從書包裏自然不過地抽出一本少女漫畫來時,他只是略為定神,挑起眉,確認自己看到的東西是什麼,便低下頭繼續處理公事。

 

「吶吶,手塚,這樣的抱法很不錯吧,看起來很浪漫對不?」過了一陣子,一直安靜地閱讀的不二,突然將手中的漫畫書推到自己眼前。

 

畫面是男性將女性(他猜,大概是男女主角)橫抱的畫面,原來是母親愛看的連續劇中也常見的演藝圈劇情,男主角在拯救陷入被同期出道的對手陷害的女主角後,抱起腿部受傷的女主角帥氣離開電視台,而被抱著的女主角在路途中,因為非常安心,在男主角懷裏睡著的場景。

 

「所以,因為女主角不能走路,男主角才把她抱起來的?為什麼女主角會睡著?我不認為這種姿勢很舒適。」在聽完不二對劇情的解釋後,他試著以自己的方式了解,但不能明白那充滿飛舞的花瓣、不明意義的光點線條陰影,繁雜無比的畫面有什麼意義,不二說各種裝飾都是為了表現此情此景的浪漫,他聽了只有疑問,除了不明白漫畫的表現手法,更不懂所謂浪漫是什麼。

 

「……手塚你果然沒有浪漫的天份。」盯著他數秒之後,不二做出結論。

 

「?」

 

「女主角受傷只是誘因而已,重要的是,這麼一抱,不但表現了男主角對女主角的重視愛護,也讓女主角確認男主角在她心裏的地位。」

 

「啊?」不二的解釋讓他更困惑了。

 

看他還是無法理解的樣子,不二補充,「因為放心又信賴,才能這麼被抱著就睡著了,唉呀呀,這種愛情可說是少女們的夢想呢,沒想到,眾多女同學心目中的白馬王子手塚君卻完全不懂,會讓她們失望的唷。」

 

那個時候,兩人還沒成為戀人,自小到大未曾有過戀愛經驗的他,在經過不二的說明(及嘲笑)之後,雖然理解了所謂公主抱代表的意義,還是無法感受,不,應該說,對於讓某個人緊貼自己或是將全身的重量交付給另一個人,在他的想法中,仍然如同另一個世界般的不可思議。

 

只是件微不足道的小插曲,他並沒放在心上,在坦誠彼此的心意也確定兩人的關係之後,也從未思考過關於相擁的姿勢有何學問,沒想到,來到異國,卻因為偶然看見的場景勾起了回憶。

 

在看見不二津津樂道地解釋著重視放心等等的時候,他曾經偷偷在心裏惦量把眼前人像那樣抱起來的可能性,因為察覺對身為友人還是男性的不二有此等想法實在冒犯,立刻打消了自己的奇怪念頭,回想起來,會直覺聯想到不二,並不是因為距離最近,而是在無意間,早已將重視和不二畫上等號。

 

在現實中身歷其境地目睹幸福的一幕,體會到親暱舉動之後的感情深度,原本感到不明白甚至下意識不接受的事物,突然變得通透清晰。

 

不管是不是少女的夢想,也不論究竟浪漫與否,重要的是,對於「公主抱」當中所含有的,純然的守護與信任,他想,他算是懂了一些。不夠重視,不會想要這般像珍寶一樣用雙手捧起,不夠重視,也不會全身心託付,肢體的親暱之外,心中認定的獨一無二無可替代,才是真正的理由。

 

若有機會,他想,他會非常樂意將那個人穩穩安置在懷中。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LOE 的頭像
CHLOE

my murmur

CHL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