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二由美子有些驚訝地望著手中的塔羅牌。

 

對於家人間一向親近的不二家而言,學校的文化祭,理應是個周助會高興地邀請全家人參加,即使是個性彆扭的裕太,也會拐著彎問大家要不要去逛逛的節日—事實上,去年、或是周助剛上中學的前年,他的確非常開心—,今年,眼看著差不多該是時候了,幾天前,她隨口問問,居然換來周助有些為難的笑容。

 

「怎麼了?不歡迎我和媽媽?說不定裕太也會去喔。」

 

「不,我沒有不歡迎姐姐的意思,只是覺得……,妳們看到的話可能會笑我。」

 

「怎麼回事?很丟臉?」

 

眼前的周助還掙扎著不想說出來,在她堅持的眼光中僵持了半晌才開口,「是這樣的,我們網球部要演出話劇。」

 

「那很好啊,有什麼問題?」話劇可說是文化祭中最普遍的活動之一了,「劇名是?」

 

「『羅密歐與茱麗葉』。」

 

「你是演那個角色?羅密歐?」周助的尷尬,或許是來自愛情,她猜測。中學生的年紀,對談戀愛這回事總是充滿好奇和嚮往,要公然談起卻又渾身不自在。

 

「不是。」

 

「那是?」

 

「……茱麗葉。」

 

「哇—,」她忍不住睜大雙眼發出讚嘆,「誰選的角?有眼光,選上我弟弟。」這個選角的人真夠別出心裁。

 

「別嘲笑我了,姐姐,我們是抽籤決定的。」

 

難怪周助不想說實話,在她看來不成問題的事,當事人很顯然不做如是想,「我沒笑你,你小時候的那些照片我可都當成寶貝收得好好的……,沒想到居然能看見長大後的你穿女裝,太難得了,我跟媽媽非去不可。對了周助,教我怎麼用長鏡頭,我來幫你拍照。」

 

「還是免了吧……。」苦笑。

 

於是,便是現在,除了媽媽,由美子還硬拉上被她命令在青學大門口集合,不甚情願嚷著「文化祭又不稀奇,每個學校都有的東西,有什麼好特地去看的,我才沒興趣。」的裕太,一起坐在青學演藝廳。

 

「這麼多人,」媽媽左右望了望三三兩兩進場的觀眾,「不知道周助會不會緊張,待會表演會不會忘詞什麼的……。」

 

「媽媽,您就別擔心了,我們家的人膽子大得很,不會被這種場面擊倒的。對吧,裕太?」

 

「唔?什麼?」被點到名的老么茫然地回應,盯著手中的宣傳單直皺眉,「老哥要演茱麗葉?」

 

「既然是男網部負責演出,當然要有人負責飾演女性角色。」

 

「能看嗎,青學的人到底在想什麼……。」

 

「咦,看了穿女裝的周助,跑來跟我說將來要和哥哥結婚的不知道是誰呢。」

 

「那,那才不算,那種話誰會當真啊,而且都至少是十年前的事了……。」

 

她對周助的外表和舉止都有信心,「雖然長大了,周助要演女性還是不成問題,所以說,我們只要安心坐著欣賞就可以了。」

 

演出開始,除了台上之外,所有燈光全都熄滅,原本有些嘈雜的演藝廳也安靜下來。

 

一開始沒有茱麗葉的戲份,先出場的是男主角羅密歐。

 

羅密歐一出現,安靜的觀眾席頓時騷動起來,雖然觀眾們明顯顧慮了這是演戲的場合不是能夠放聲歡呼的演唱會而不致造成混亂,但壓抑過的小聲尖叫,伴隨「呀!手塚君好帥啊!簡直像明星一樣!」的興奮低語仍舊遍布全場。

 

在場外拿了宣傳單的只有裕太,由美子也並沒多留意演員陣容,不過,倒是經常聽周助提起部長手塚的名字,也曾經有過幾面之緣,此刻,因為周遭的騷亂,她定睛看了看,台上為情所困的羅密歐的確是那位手塚君。

 

外形上沒話說,周助曾經滿臉驕傲地說過,「我們部長眼中只有網球,一心想朝網球之路邁進,說不定,過沒幾年就會在職網四大公開賽中看到他了。不過,」隨即露出調皮的笑容,「要不是手塚滿腦子都是網球,我還真想勸他進演藝圈,光憑手塚的外貌,當偶像絕對能迷倒一大票少女。」,距離有些遠,仍然看得出手塚君的一表人才,現場的熱烈狀況也證明了周助說的沒錯,簡直是校園偶像了。

 

至於個性,根據周助所形容的他們網球部部長,嚴肅自制,沈默寡言,「又冷又硬像座冰山一樣。」演起戲來卻不像周助說的一般僵硬,還可說是相當有模有樣,雖說只是各社團間交換的成果,這樣看來,這齣戲似乎有幾分可看性。

 

「老哥怎麼還沒上場?」

 

「等不及想看周助打扮起來是什麼樣子了?」

 

「沒那回事。」

 

茱麗葉的登場是被母親喚來討論婚事的場景,在奶媽的呼喚之下,茱麗葉由幕後走上台前。

 

或許是因為周助的頭髮原本就偏長,沒有為了符合古代女性留長髮的習慣而戴上假髮,看起來卻也不顯突兀,粉色系的高腰長裙剪裁適當,套在周助身上,既合身又清新,做出這套戲服的人美感相當不錯,當然,重要的還是自家弟弟的身材外貌都合宜非常。

 

「好看。對吧?」又想戳戳幼弟。

 

「……對啦。」

 

「好漂亮,不二君真好看!」、「沒想到打球時也很帥的不二君,演起女生來這麼適合,和手塚君實在太相配了。」相對於手塚君登場時清一色的好帥,自家弟弟得到的讚賞夾雜了大半的漂亮,雖說周助長得也俊,五官比較秀氣卻是事實,被稱讚的時候總難脫離標致漂亮之類的形容詞,想到周助一定會出現的、心有不甘的樣子,她忍不住笑了。

 

以演技來說,學生自然無法和專業演員相提並論,但台詞念得通順,相應的感情也充分地表達了出來,稱得上相當不錯,而且,不愧是相處了近三年的網球部同伴,兩位主角之間的互動自然而顯得默契絕佳,搭配得非常好。

 

然而,隨著劇情推進,由美子的眼光變得凝重起來。

 

一股不對勁的感覺,從一開始的隱隱約約,越來越讓她無法忽略。

 

羅密歐與茱麗葉是愛情故事,男女主角之間演得纏綿是理所當然,演員必須恰如其分地表現親密,和愛情的激烈熱切,要盡可能地讓觀眾感受到這是相愛著的兩個人,但是,周助的樣子過了頭—並不是過度誇張地表達情感,也沒有過大的動作,事實上,詮釋茱麗葉這位千金小姐,周助的語調行為非常文雅含蓄,可說再貼切不過—,重點並不在演技,而是和對手的互動,其他人看來是演得入戲,她卻感到周助越過了某條界線。

 

她的兩個弟弟,情緒或情感的表現大不相同,對於認定的事十分死心眼倒是相當一致。外表看起來好說話,不論喜怒哀樂都不像裕太一樣激動的周助,在某些事情上其實執著異常。說是表裏不一,更像是為了擔負起「哥哥」的角色而努力讓自己外在的行為更得體更成熟,但不論看起來如何淡然,對於深深在意著的人事畢竟無法掩蓋也必然有漏洞。

 

她想起裕太還沒轉學時,深受哥哥天才的稱號而困擾不已,周助也連帶掙扎著要不要因此放棄網球、以及裕太最終下了決心離開青學也離開家中時都是如此,越介懷,周助的情感外放得越明顯,即使臉上的笑容乍看之下沒有太大分別,外人也無法分辨細微的差異,身為親人的她,絕不在周助暪得過的範圍中。

 

戲裏的主角愛得再難分難捨,都不是真的,也因此必定和真正的感情有落差,在非專業演員身上這種差異應該更大,但在這齣戲裏,周助的差異一反常態地過小,在她看來,雖是全然不同的感情,現在的周助卻和提到裕太的事情時一樣,反應都鮮明而強烈。那些眷戀無比的表情眼神和肢體,訴說著對眼前的人的喜愛,目光焦點灼熱地集中在一個人身上,即使距離有些遠,還是感受得到自眼底流洩而出的愛意,濃烈而堅決,她毫不懷疑周助談起戀愛來就是這副模樣。

 

戀愛了,她的大弟。

 

所以,會讓周助幾乎失控的對象,她將視線移往此刻正緊拉住茱麗葉的人,是手塚君嗎,兩個人挺相配的……,提到手塚君時的周助,眉眼間一直特別飛揚靈動神采奕奕,閃著格外明亮的光芒,原本以為是興趣相投又棋逄敵手帶來的興奮,再加上因為和手塚君的好交情,不論社團活動或放假的閒暇,經常有同處的機會,手塚君不斷出現在周助的談話中,看似理所當然的事,看了這齣戲,她猛然發覺自己原先的判斷不正確。

 

周助說過,他們的部長大人看起來冷冰冰地讓人難以親近,其實總是留意著每個部員的進度甚至一舉一動;嚴格地不停反覆操練著部員,最嚴苛的要求卻是對待自己,從一年級開始,額外增加自我訓練的分量根本是常態,為了職網的目標,從未有過鬆懈和動搖;雖然意志堅定,有時也會出現超乎想像的遲鈍,反差得好有趣也超可愛……,台上演出羅密歐的手塚君,萬分珍惜地對待著摯愛茱麗葉,如果真如周助所言那般細心、認真、有趣,如果心裏對周助的想法和羅密歐一樣,她樂觀其成。

 

雖然對於弟弟終究也長大了,開始有喜歡的人了心生感慨,也對對象同樣是男孩子感到吃驚,但只要周助喜歡,對方是誰她其實沒有太大的意見,不過,得知了不得的事情,還是帶來不小的震撼,她需要明確的東西定一定神。

 

盯著舞台半晌,她摸出總是隨身攜帶的塔羅牌,在黑暗中熟練地洗牌,隨機抽出一張,藉著手機的光線,看清了手中的牌卡。

 

世界正位。

 

如果這兩個人正是兩情相悅,世界正位代表的是得到圓滿理想的最終成果,比起戀人牌更為穩固,可說再好不過值得恭喜,但是,她微皺起眉,她的問題不是周助和手塚君現在的狀況如何,而是周助現在的感情處於什麼地步,出現世界牌,似乎顯示著問題並不單純,有著另一種可能。

 

塔羅牌無法回答對方是否喜歡或討厭自己,只能解答問事方的狀態,她看得出弟弟是來真的,卻無法得知手塚君的演出是出於盡全力將戲演好的公事公辦,或是和周助一樣假戲真做,他知道周助的感情嗎?又是如何看待周助?

 

如果他們並非相戀,而是周助單方面地處於愛戀的心情中,那麼,這張牌所代表的也可能是終結,單戀無法發展而宣告停滯甚至結束,邁向下一個開始。

 

這麼看來,已經持續很久了吧,周助和手塚君從中學一入學就待在同一個社團,認識了近三年,會喜歡上手塚君大概不會是一朝一夕的事……,她不認為周助會任憑單戀繼續直到放棄,但有著性別的因素在,極可能是他不採取行動的原因,再加上,他們已經三年級了,這是最後一次校內的大型活動,分離很快就會來到,從某方面來說,會想結束的心態其實頗自然,出現世界牌也再理所當然不過。

 

值得慶幸的是,牌面不是逆位,代表事情的最後沒有遺憾,不是一時心血來潮,而是真心誠意不帶任何雜質的喜歡,即使不能盡如人意,至少,日後再回過頭來看,是會帶著衷心微笑的,這份感情成功與否,其實都算值得。

 

這是初戀吧,雖然青澀卻不容質疑,周助是這麼喜歡手塚君吶……。

 

回家親切地慰勞兼關心一下辛苦的弟弟好了,她露出笑容。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LOE 的頭像
CHLOE

my murmur

CHL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