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 SIDE

準備室牆上並排掛著羅密歐與茱麗葉的戲服,手塚進門時,看見的是不二對著兩件戲服,說是發呆,更像在想些什麼的樣子。

 

「不二。」

 

不二回頭微笑,「啊,外頭忙完啦?我們兩個要再練習一下嗎?」

 

「不必。你在想什麼?」

 

「否決得真乾脆,過了今天,就可以不必再穿上這身戲服,也不必再念那些彆扭的台詞了,你應該覺得很輕鬆吧?」

 

「你也一樣。」

 

「也是,這下我的黑歷史又要多一筆了,穿上女裝在幾乎是全校師生,可能還要加上外校的親朋好友前露臉,沒想到在中學的最後一年會留下這種丟臉的記錄,一定會被拍下很多照片吧。」

 

「很好看。」

 

「多謝誇獎。」

 

回應客氣有禮,聽起來卻像敷衍,他忍不住加強語氣,「我不是在說客套話。」

 

「嗯?」面前的人微微皺起眉,「第一次試裝時你看起來可是很不滿意,一臉嫌棄。」

 

當時的情形,有什麼地方讓不二誤會了?

 

快速地回想著,瞬間便找到答案,「不是嫌棄,是你太瘦了。」

 

「是嗎?」

 

不二一臉懷疑,看來相當介意,他打破向來不多解釋的作風,將原本不打算說出口的話道出,「說起來很失禮,但我的確覺得好看,戲服非常適合你。除了扮相,你的演技更比我自然,我想,台下的觀眾一定會被吸引住,不會在意男扮女裝的問題;何況,若要論黑歷史,我也不遑多讓。」不二一直認為他會廣受歡迎,在他看來正好相反,能令觀眾喜愛甚至迷戀的,非眼前這個人莫屬。

 

「話要說清楚呀,」放鬆地笑了,「沒錯,誰想得到平日在台上嚴肅發表演說不苟言笑的學生會長,竟然會情話連篇,這麼說起來,我也不算賠本了。」

 

只是不經意地在看見不二過瘦的身形時皺起眉,就會引起令不二一直放在心中的誤會,一方面感歎這個人的心思果真既敏銳又細膩,同時也不禁為自己能讓不二這麼掛懷而竊喜。

 

暗自決定不會再讓同樣的事發生,對於不二,不分大小事都要說清楚,不能留下產生疑慮的空間,同時,「以後,有什麼不高興的事都說出來。」也有必要要求這個習於隱匿真正想法讓人捉摸不定的人更坦誠一些。

 

「部長大人管得未免太多。」

 

「談不上管,只是,在我面前不必隱暪。」

 

「你知不知道說這種話很容易讓人有不當聯想啊……。」

 

「『羅密歐,為什麼你是羅密歐?否認你的父親,拋棄你的姓名吧,如果你不願意,只要宣誓做我的愛人,我也可以不再姓凱普萊特了。』」

 

「怎麼突然念起我的台詞來了?」

 

「『你即使不姓蒙太古也仍然是你,姓不姓蒙太古又有什麼關係?玫瑰花換個名字仍舊一樣芬芳,羅密歐即使不叫羅密歐,他的美好也絲毫不變。』,你對這些台詞有什麼感想?」

 

歪頭,「嘛,我想想,茱麗葉外表看來柔弱,其實是個很有主見的人呢,無懼家族壓力,勇於追求屬於自己的幸福,我很喜歡。」

 

「她很能看透事物的本質。」

 

「嗯,世仇的身分是個沈重的枷鎖,兩家都沒有人能擺脫,茱麗葉卻在戀情剛萌芽時便理清自己的想法,她想要的是羅密歐這個人,和姓氏毫無關係,迅速除去自己的心理障礙;而且,在知道這段感情要付出的代價很可能是成為家族罪人的情況下,仍舊義無反顧,一往直前,即使害怕神父的毒藥弄假成真,還是果斷地喝了下去,非常有勇氣。」

 

將小王子「真正重要的東西是眼睛看不見的。」當成座右銘的不二,對於感情,一定會和茱麗葉一樣有勇氣,「我們該出去了。」

 

「好。」

 

F SIDE

準備室牆上並排掛著羅密歐與茱麗葉的戲服,不二拉了把椅子,坐下來注視著兩件戲服。

 

最後一次了。

 

過了今天,他們的生活即將回到常軌,和平常一樣上學、讀書、打網球,下課時,他和手塚可能在走廊相遇,部活時,他仍舊會站在手塚身旁,直到正式引退,唯一的差別只在,在戲劇裏偷渡、一度幾乎要滿溢的感情將要畫上句點。

 

小時候,遊戲時間結束,裕太總是滿臉失望依依不捨卻又乖乖聽從媽媽的話,將玩具一件件收入箱子中,蓋上蓋子,現在,他的心情也一樣,不一樣的是,第二天的遊戲時間一到,他們就可以再次打開玩具箱,他的感情在收回心中之後,卻不會有再見天日的時候。

 

已經很幸運了,就算從頭到尾都不是真的,心情的曲折動盪也所在多有,甚至曾經萌生退出的念頭,能和手塚如此親近,仍是前所未有難得的經驗,總結起來,還是收穫頗豐,他感覺心滿意足。

 

開門聲響起,手塚開門進來。

 

最後一次演戲,手塚一定有如釋重負的感覺吧,帶著有趣的心態,和手塚隨口聊起即將結束前的感言來,意外發現原來試裝時手塚的皺眉,不是對他的扮相有意見,居然只是因為他太瘦……,所以之前是他會錯意了,忍不住嘆氣,這誤會讓他耿耿於懷了好久。

 

只是一句話,一個眼神或一個表情,就能夠讓他的心裏起伏不定動盪不安,對手塚的在意前所未見,卻沒有意願擺脫。

 

手塚的澄清除去了心裏的負擔,但即使誤會解開,手塚向他要求的坦白是什麼程度,是維持朋友交情的坦誠相待即可,或是更多,他不敢多想。

 

彩排結束,台上的燈光全部熄滅,眾人在後台等待片刻後的正式演出。

 

緊張的氣氛瀰漫。

 

「怎麼辦,我又開始緊張了。」、「不曉得會有多少觀眾,要是沒人要來看怎麼辦?」、「人多也不好啊,滿場的觀眾全都盯著我看,我會嚇到把台詞全忘掉的。」低聲的各種擔憂不絕於耳。

 

「各位,冷靜下來聽我說,演出時,燈光只會打在台上,台下是暗的,不認真看的話,觀眾的反應其實看不清楚,所以,請大家深呼吸幾次,把注意力放在戲劇上就好。」田中社長安撫著眾人的情緒。

 

「大家全神貫注,不論有什麼突發狀況,或觀眾席有什麼反應,都不可以分心。」手塚也簡單地訓話。

 

也許是這幾句話發生效用,正式演出,全體演員都拿出比平常更集中的注意力,表現得比每次排練都好,即使是手塚本人,演技也比之前更有魄力,和他近身共演,他感覺似乎要被手塚的熱度感染。

 

在舞會上一見鍾情,在陽台上互訴衷情,在教堂中許下終身,羅密歐與茱麗葉的感情隨劇情推進而變得越來越濃烈,手塚的眼神也愈發深沈,幾乎要燃燒。

 

他打算不著痕跡洩露出真正的感情,卻沒想到手塚表現得強勢而直接,稍不留神,主導權就會被奪走,原本想追求的刺激,倒成了全然被手塚牽動,不只是演技吧……,手塚對於心中的那個人,有多麼深的眷戀和愛意?

 

手塚的感情只有他感受得到,精神集中到了某個程度,眼中也看不見其他事物,整個世界,彷彿只剩下他們兩人。

 

私訂終身後的擁吻,手塚靠得比之前都近,怎麼回事,太投入了嗎……,為了戲劇效果,即使心裏疑惑也不能後退,然而手塚完全沒有停止的意思,正感到些許為難,一瞬間,手塚的嘴唇擦過了他的嘴角。

 

……!

 

「專心。」手塚悄聲提醒,抓住他的手時,刻意加大了力道。


些微疼痛感使他警醒,但是,要怎麼專心……,竭盡全力想忘掉剛才發生的事,將腦中的雜念排除,卻無法消除唇片相碰的觸感;只持續了幾秒鐘,而且只是如同蝶翼般輕輕拂過的碰觸,卻帶著烙印一般的火燙熱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LOE 的頭像
CHLOE

my murmur

CHL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