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 SIDE

「任何時候都應當處變不驚,不該只局限在網球上。」

 

手塚說的沒錯,但現在這種情形,他也要處變不驚才行嗎?

 

相對於網球部員對他們的歡迎,參賽者們看見他們莫不臉色大變,「不要吧,手塚部長要玩?他的球一定閃不掉的啦……。」、「等等,網球部的第一跟第二把交椅一下場,比賽難度馬上增加了至少兩倍,這樣不公平啊。」哀號四起。

 

「我們這麼不受歡迎?真難過。」

 

「啊哈哈,是你們兩個太厲害了。」

 

「走吧。」手塚轉身就走。

 

「大石,那我們先走了,中午見。」

 

「中午見。」

 

匆匆向大石揮了揮手,他急著追上手塚,「不能下場玩這麼失望?」

 

「沒那回事。」

 

「呵呵。不過你說走就走,等都不等,很無情啊,還是覺得我一定會跟上?」不服。

 

「不。」手塚停下腳步面對他,「抱歉,我太習慣了,事實上,我很感謝,目前為止,你的方向和我相同,那是我的幸運,但願未來也能有同樣的機會。」

 

莊重地說著有如人生誓言的手塚,他頓時不知該如何回應,「在說什麼……。」

 

「接下來想去那裏?」

 

緊接著的問話又恢復了平常的樣子,所以是錯覺吧,他也收起一瞬間的慌亂,「啊,都好,我沒有特別想去的地方。」

 

「那就去一個攤位吧,我想你會喜歡。」

 

「什麼?」

 

他們到了某個班級,眼前出現的是拳頭大小,裹上焦糖醬、棉花糖、巧克力碎片等各種材料,插上小木棒,像大尺寸棒棒糖一樣的蘋果。

 

他笑了,「焦糖蘋果?看起來好誘人,部長大人真是深知我的喜好。」興奮地衝向攤前,視線完全被五彩繽紛的甜點吸引住,視線來回在加了不同配料的蘋果之間游移難決,「好難選擇……,唔,這個好了,再買一個帶回家,裕太要是這幾天有回家就可以吃得到。如果裕太在這裏,一定會買一大堆,他是我們家最愛吃甜食的人了。」

 

結完帳,正要回手塚身旁,只看見手塚望向他的眼光溫和,似乎還微笑著。

 

正選們在閒聊時曾經提及自己喜歡與討厭的食物,他說出喜歡蘋果和甜食,被好友菊丸開了玩笑,「不二你自己就是個蘋果的名字,難怪會喜歡。」,只是隨意的聊天,沒想到手塚牢記在心;文化祭攤位眾多,說過對甜點興趣缺缺的手塚居然注意到了。

 

「謝了,我沒留意,原來有人賣焦糖蘋果。」打開包裝袋咬了一口,微酸的青蘋果和甜膩的焦糖醬,奇異地組合成和諧的甜度,味蕾得到滿足,「好好吃,要不要來一口?」

 

「不了,」手塚說著的是拒絕,卻冷不防伸出手,抹去他嘴角的焦糖醬,將指尖放入口中輕舔,「我嘗個味道就好。去找能當成正餐的食物吧,我們必須提前用餐。」

 

像觸電一樣,他感覺嘴唇發麻,幾乎僵立原處動彈不得。

 

怎麼回事,手塚不是個不喜歡和人有肢體接觸的人嗎?是他大驚小怪,還是……?

 

中午時分,演藝廳後台,負責演出的網球部員們陸續抵達,戲劇社人員則協助調整燈光和音響等設備。

 

「差不多都到了,我們待會就可以進行最後一次排演,現在,請各位先換衣服。」田中社長安排著,「手塚跟不二君,你們兩位有專用的休息室,這邊請這邊請。」一邊熱情地招呼他們。

 

「不需要,和其他人共用就可以了。」手塚想也不想地回絕。

 

「手塚你一定認為這是特權吧,錯了,」搖手指,「這是讓主角有地方好好準備,培養情緒,以達到最佳演出效果的措施,所以,不得拒絕,反正後台的空間很夠,挪間休息室給你們不是問題。」

 

所以,到演出前為止,他們兩個都會獨處?他為心裏的緊繃感苦笑,原本沒什麼大不了的事,手塚沒來由比以前更親近的種種行動,突然成了會令他意識到,甚至會緊張的狀況。

 

培養情緒之類的準備,他想,他應該是不需要了,相反地,還得儘速讓自己因為手塚一反常態的行為而狂跳的心臟恢復原來的節奏才行。

 

不能因為突發狀況亂了陣腳,他深呼吸,走進準備室。

 

T SIDE

因為喜歡上某個人,那個人的一舉一動都令人貪戀,和那個人有關的一切細節也都有如印記讓人難以忘懷,手塚有了體會。

 

所以,在瀏覽文化祭的攤位清冊時,「焦糖蘋果」一映入眼中,他立刻牢牢捕捉住—同一時間,某次部活完畢後正選們聊天的情形在腦中跳了出來,話題是食物,其他人的答案是什麼他完全沒在意也不記得,唯獨不二喜歡蘋果和甜食的回答深刻在心。完全符合不二喜好的攤位,點起一簇小小的火花,不二看到的話一定會喜歡,當天一定要讓不二嚐嚐的念頭油然而生。

 

幾乎時時都能看到不二的笑容,所以,想像不二高興的樣子並不困難,但吃到喜歡的食物,和平常的笑容也許會有不同吧……,他悄然在心裏描摹,僅是如此,便感覺胸口似乎被什麼東西填滿了。

 

和比賽獲勝的感覺不同。只要夠強,成為比賽的勝者順理成章,是自身努力的合理回報,也是對朝向下一個目標邁進的激勵,的確令人滿足;為了誰而做什麼,希望對方高興,希望自己有能力可以帶給對方不論大小的幸福,卻是另一種和強弱沒有絕對相關、因為對方不是自己而有著無法全然肯定,一旦達成,便會甘美得令人幾乎沈淪的感受。

 

如他所料,以各種糖果裝飾得五花八門的蘋果深得不二喜愛,而且,因為種類繁多,不二似乎很難下決定,皺著眉有些苦惱不知該選那一個,到最後終於做了選擇,心滿意足捧著戰利品的樣子,看在他眼中既可愛又吸引人。

 

沾裹厚厚一層焦糖醬及配料的蘋果,不適合直接就口,應當切成小塊食用,但不二顯然並不在意這些細節而且自有他的解決之道,一拿到就打開包裝紙迫不及待地咬下一小口,技術高超狀甚優雅,只在唇邊不可避免地沾上了一些焦糖醬。

 

黏稠的醬漬在白晳的皮膚上分外顯眼,他盯著那一小塊痕跡,產生了一股莫名的衝動。

 

什麼都來不及想,他的手指已經碰上不二的臉頰,滑動,抹去,接著自然地舔掉。

 

焦糖很甜,而指尖碰觸到的皮膚很細膩。

 

動作完成之後才驚覺自己做了什麼,不二也一臉震驚呆在當場。

 

是他冒昧,唐突地近乎無禮。

 

卻完全不想道歉。

 

的確太突然也踰矩,卻同時是出自內心的渴望,何況,他幾乎可以肯定,不二抱持著的感情和他全然一致。

 

想更接近,想要獨占,想要這個人屬於自己,決定表白心意之後,感情像幾乎決堤的洪水,急迫而來勢洶洶難以抵擋,始料未及,然而想不出任何理由抵擋。

 

最後一次在舞台上演出,戲劇即將畫上句點,於他而言才剛開始。演技再好,扮演得再像羅密歐和茱麗葉,終究不是他們的故事,他想要不二真正的面貌,更想要只給予他一人的,真正的感情。

 

他要在今天將因為真假交纏,令他一度困惑,顯然也令不二困擾的問題解決。

 

簡單地吃了些東西當成午餐,前往演藝廳的路上,他們走在擁擠的人群間,參觀群眾幾乎都沒有特定目標,隨意閒逛的人占了絕大多數,朝著特定目標而行和人潮流動方向不一致的他們幾乎要受困當中,既無法快速移動,還隨時可能被穿插沖散。遇到這種情形,各自前往,在目的地就會再見,然而他心中毫無理由地否決看來最實際的想法,抓住不二的手臂,迅速在人流的空隙間穿梭,希望他們步伐相同、強烈的、時時刻刻都想要不二在身邊的念頭無法停止。

 

在舞台上和田中社長確定好現場的細節,他走進準備室,看見先一步進入的不二對著牆上的戲服似乎若有所思。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my murmur

CHLO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vq0097
  • 阿阿阿,之後就要不小心親到了嗎感覺好期待~
    部長果然是表面冰山面癱,實際是一個溫柔寵溺細心的攻呢
  • 親下去啦XDDDD

    基本上原作裏的手塚就已經夠寵不二的了,拿來寫同人真的很有種「就是這樣啊」的理所當然感XD

    CHLOE 於 2016/05/16 01:3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