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 SIDE

不二要他試著談戀愛的提議,讓手塚無法忍住心中的不快。

 

最敏感的話題,被最在意的人以不是自己所期望的方式提起,像正中紅心,準確又傷人。

 

為了演戲而發展愛情,既虛假也不負責,何況,心中的位置已經有人占據,不可能再容納其他人。

 

被心上人建議去找個人談場戀愛,諷刺得令人啼笑皆非。喜歡著的人對他的感情毫無所覺,完全不在意地希望他和別人在一起,彷彿自己在他心中一點也不重要,可以隨隨便便推給別人一般,有如失衡的天平,他們看重對方的程度全然不成比例。

 

就朋友的立場,不二說的話並沒有問題,他不該有任何不快,何況,這份不快還源於自己,對不二有超出友情之外的感情是他單方面的事,與不二一點關係也沒有,然而,「他和誰交往都無所謂」,仍舊令人感到疼痛,不二一臉無辜,明白不過地告訴他,他們所想的分明南轅北轍。

 

感情無法傳達,喜歡的人更不如自己一樣喜歡著他,他感到被無望籠罩全身。

 

沒有結果無所寄託,越喜歡就越空虛失落的愛情,原來是這樣。

 

羅密歐剛和茱麗葉私訂終身,便在爭鬥中失手殺死茱麗葉的表兄提伯爾特,因此被判決從維洛納放逐。還來不及嚐到愛情的甜蜜,就必須和茱麗葉分離,對羅密歐來說,是比死還嚴苛的酷刑,不能認同羅密歐天崩地裂般幾乎活不下去的樣子,卻體會到了相似的絕望。

 

幾天後,田中社長依約來到學生會室。

 

「手塚,你有交往中的對象或喜歡的人嗎?」還沒打開劇本,田中社長就先發問。

 

他皺眉,「這和把戲演好有什麼關係?」

 

「沒有絕對的關係,卻是不錯的精進演技的方式。」田中笑著回答,「正在戀愛中的人看世界會更帶著感情,也有人說是戴著粉紅色的鏡片,要演出感情戲比較容易。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也是個不輕易放過問題的人嗎,還和不二的論點一樣……,「我沒有交往對象。」

 

「喜歡的人呢?」

 

「……。」

 

「這個樣子就是有。是誰?」

 

這已經是八卦範圍了吧,「恕難奉告。快點進入正題。」

 

「大收穫,竟然讓我知道手塚會長有喜歡的人,不知是那個幸運兒,這個消息一傳出去,一大票女生要心碎了。」

 

「這是我的隱私,請不要當成四處傳播的話題。」

 

「放心,我沒興趣散播小道消息。既然如此,演出和茱麗葉的對手戲應該很簡單,把不二君當成你喜歡的人就好了。」

 

「沒那麼簡單。」

 

「網球部雙璧的好交情全校差不多都知道,因為你們兩個平常太熟了,要演情侶尷尬又彆扭?滿容易理解的。」

 

田中想錯方向了,但沒必要解釋。

 

「那些台詞也和我的個性不合。」

 

「所以不由自主地排斥對吧,這就是我要告訴你的,你知道嗎,在台上演戲的,既是你,也不是你。」

 

「?」既是他也不是他?

 

「除非是大牌演員,否則演員很難挑戲演,演到和自己完全不同的角色是常有的事。在那種時候,必須忘記自己的存在,全神投入扮演的角色當中,不管和自己原本的個性有多麼大的扞格,都要視而不見,你該聽說過許多演員上戲和下戲根本是兩個人的事吧?」

 

「嗯。」

 

「然而,如何詮釋劇本,卻又必須要有自己的主見,也就是說,某個演員對某個角色的表現方式是根源於他本身的個性,不會有兩個人的表演完全一樣的情形。」

 

「戀愛戲的劇本,我不覺得有太多種詮釋方式。」

 

「同樣是戀愛戲,厲害的演員可以在不同的戲劇當中演出不同的方式,那種超出常人的能力姑且不提,至少,你談戀愛的樣子絕不會和我相同。同樣的,在你面前的是不二君也不是不二君,在你眼中,他就是也必須是茱麗葉。」

 

是不二也不是不二,他被田中有如繞口令般的話語弄得有些昏頭,「很困難。」

 

「哈,這沒辦法三兩下就理解,所以才說有戀愛經驗的話會比較容易,喜歡一個人的心情是什麼,想想你心儀的對象吧,你一定有你自己的辦法傳達出來的。」

 

傳達……,現實裏無法傳達的感情,只能藉由戲劇說出口嗎,原先只是不希望不二身旁的羅密歐另有其人,沒有考慮到共演這回事其實比自己想像的更複雜也更有深義。

 

F SIDE

手塚斷然拒絕談戀愛的提議,不高興的樣子讓不二有些驚嚇。

 

不僅是不想讓交往對象暴露於眾人的眼光之下,連打探也不許,幾乎要把愛情列入談話的禁語,手塚是這樣小心保護著重要的人……,他惋惜地嘆氣。

 

「怎麼了?」方才還沈著一張臉的手塚立刻關心問道。

 

變得真快,「沒有。對了,田中社長有傳授什麼秘訣嗎?」

 

「我和他另外約了時間。」

 

「個別指導?手塚的演技一定會有驚人的進步,好期待。」

 

「我會全力以赴。」

 

不知道田中社長教了手塚什麼,幾天之後的排練,手塚念起台詞來的確自然得多,奇妙地把在原作裏給人的印象不夠強硬的羅密歐,變得有個性許多。

 

「愛神蒙著眼,卻直闖人心。剛剛在這裏打架的人,都是怨恨造成的後果,但愛情的力量比起怨恨要強得多,它像鉛鑄的羽毛、光明的烟霧、寒冷的火焰一般,我不得不感受這令我既沈重又痛苦萬分的愛情。」羅密歐帶著詩意的傷感,手塚沒有誇張地表現出詞句當中的感情,而是低聲沈吟緩慢訴說。

 

「哇喔,手塚滿有一套的嘛。」菊丸小聲地稱讚。

 

「嗯,接受了戲劇社社長的指導果然不一樣,很有他個人的特色,短時間內進步這麼多,說不定我們的部長是個演戲天才喔。」

 

不止一次想像過手塚面對感情的樣子,實際看見,雖然和想像很接近,還是有種原來如此的感覺。不是激動地傾訴感情,不張揚也不喧嘩,只沈默地以自己的方式守護,和這個人在一起,也許不會熱情如火,說不定還會覺得枯躁,但安靜不代表缺乏感情,相反地,能夠進入手塚內心的人,必然是被他以一片深情好好對待著的……,他出神地想。

 

當手塚和他「談戀愛」時,也會這樣令人怦然心動嗎?

 

沒有茱麗葉時的手塚表現得非常好,一跟他對戲,卻出現了落差。

 

手塚仍然非常認真,從初次見到茱麗葉時的驚訝,到立刻展開熱烈追求,表演得也讓人大感意外,雖然還稍嫌僵硬,情緒已經明顯有了層次,和平常拘謹嚴肅的形象大不相同。

 

羅密歐在舞會中追逐令他一見傾心的茱麗葉,在帷幕的掩蓋之間握住她的手並親吻了她。

 

他感覺手塚的手掌溫度低了些,帶著些許涼意。

 

吻戲以借位方法演出,即使沒有真正碰到,他和手塚的臉仍然需要非常接近,在逐漸靠近的過程中,他發現手塚的眼光微微偏了偏,有幾秒的時間,沒和他的眼神相觸,隨即便像真正親吻時一樣緊緊閉上。

 

緊接著的在茱麗葉窗外陽台互訴衷腸的場景,也發生了同樣的事。確認對方心意的兩人激動地相擁,手塚的手臂微妙地將他們的身體保持在輕微碰觸的程度,完全不像戀愛中人的深深擁抱,倒是身為「女方」的他,還使了點勁抱住手塚的肩膀讓兩人貼得緊密一些,然後,發覺手塚的身體很緊繃。

 

對任何挑戰都正面迎對毫不退縮的手塚,居然在這種事情上產生了逃避的心態,演戲帶來的壓力會比網球更大?或者,因為對手是他?

 

懷疑與不安化成了一片陰影。

 

努力甩開莫名的思緒,也許不是他想的那樣……,結束排練後,他調侃起手塚來,「沒想到我這麼可怕啊。」

 

「什麼?」

 

「我終於理解那些向你告白的女生們的心情了,部長大人太冷淡了,連正眼都不想看我一眼,也不想碰我呢,啊啊好傷心。」

 

「抱歉。」沒有任何其他理由,手塚直接了當道歉。

 

這是承認了對他當真毫無意思,所以不願距離過近?

 

在期望什麼?又希望手塚有什麼樣的回答?他無奈微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my murmur

CHLO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