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塚有些困惑微皺著眉思考的樣子,讓不二忍不住笑意。

 

十年後的工作狂什麼的,現在提起也許言之過早,但是,能早一些提醒手塚留意自身絕對必要,而且,看著這傢伙很認真在考慮著,如何在自我和工作間取得平衡的質疑似乎收到了些許效果,已經非常不錯了。

 

而且,真是有趣,一向沈穩而有主見,沒有任何疑惑,認定目標直線前進的人,竟然也有迷惑的時候,疑惑的表情和平常的反差著實大,既值得欣賞,也似乎更靠近更理解了手塚一些,他的笑意無法停止。

 

掉過頭偷笑,相機不在手邊好可惜,真想把千載難逢手塚發楞的樣子拍下來……。

 

「有什麼好笑的嗎?」

 

立刻轉過頭來,迅速回答,「沒有。」拿起旁邊桌上媽媽剛端來的果汁,輕啜了一口,「手塚也吃點東西吧。」

 

「謝謝,我不客氣了。」

 

片刻過後,他歛起笑容,手塚知道問題所在,之後呢?

 

他的擔心並非空穴來風,更有甚者,還不會因為手塚心中有所打算而停止。看見了盲點,會不會解決、或是要以什麼方式解決,種種疑問接踵而來,見過手塚令人不能放心的另一面之後,不禁有不樂觀的想法出現,認知最重要的是己身是一回事,能不能做到又是另一回事,如果有一天,情況比起和自己比賽時更讓手塚重視、甚至奮不顧身,恐怕……,光是想像,便有慘烈的預感。

 

帶傷比賽已經夠讓他驚嚇,他不知道同樣的事如果發生在正式比賽的場合,誓言要讓青學稱霸全國的手塚會如何應對,但以目前的經驗來看,可以確定,絕對好不到那裏去。

 

到了那種時候,他能做些什麼,能幫得上什麼忙?上了球場,就是他人無法插手的戰鬥,只能旁觀的他,似乎什麼也沒辦法做。

 

興高采烈之後湧上的是無力感,挖掘出問題,被警醒的不只手塚一人,「真不希望你遇到那種時候……。」

 

「你在說什麼?」

 

搖頭,未來的事情,現在擔心也無濟於事。看看床頭的時鐘,「要不要留下來吃個飯?」

 

「不,已經打擾你太久了,我該回去了,你多休息,不必送我。」

 

「嗯。」

 

睡了一下午,再次躺下,已經沒有睡意,他起身下樓,坐在客廳發著呆。

 

「周助,剛剛那位是你同學?」姊姊從廚房端著菜出來。

 

「姊姊妳遇到了?手塚是我們網球部的副部長。」

 

「原來就是你常提起的手塚君呀,長得很不錯呢。嘛……,你上次提過的工作狂?」

 

「……,怎麼猜到的?」姊姊真厲害。

 

「手塚君的臉上寫著責任感喔。」

 

苦笑,「沒錯。」

 

「你說他可能會接任兩個社團的社長是嗎,能力不錯的樣子,但也挺嚴肅的,跟你是完全相反的類型,真難得你會交這樣的朋友。」

 

「我要向他學習啊。」

 

「你這個散漫的性子,很難吧。」

 

「那可不一定,姊姊,我也可以奮發向上做個有為青年的。」

 

「如果周助可以像手塚君那樣的話倒也不錯呢。」

 

「媽媽,別高估周助的毅力了,要他訂定目標每天鞭策自己簡直比登天還難,相較之下,手塚君年紀輕輕看起來就像社會菁英,他們兩個差太多了啦。」

 

「什麼社會菁英,那是因為手塚長得太少年老成了好不好。」

 

「你自己說,你有辦法像他一樣認真,時時刻刻都不放鬆?」

 

光想就覺得累,「……,是沒辦法,可是,姊姊妳怎麼會知道手塚又認真又時刻不放鬆的?說不定他在沒人看見的時候會打混摸魚啊。」不服。

 

「他當然會休息,但絕不等於打混,說不定休息時間腦子裏還有公事在打轉。歷練豐富的姊姊我看過很多人,這種人話不多,一心一意專注在他的目標上,所以成就也很大。」

 

「是嗎……。」

 

「不過,相對的,因為這種人太心無旁騖了,要得到他的注意很不簡單,幾乎是眼中看不見別的東西了一樣,不好掌握呀,當他女朋友一定會很累。」

 

「女朋友……?」心頭緊縮了一下。

 

「不,說不定連女朋友都不想花心思交往,直接相親結婚呢,雖然很實際,但也太無趣了點……。」

 

姊姊對手塚的觀察沒有錯,從認識手塚開始,他的確是專注在目標上的人,網球也好,學生會也好,只要是他想做的事,無一不全力以赴,「不要大意」不僅是常掛在嘴邊的口頭禪,更是他用以自勵的準則。


所以,在忙碌之餘,手塚還特地到家裏來探望他,被記掛在心,很意外,也很高興。

 

而既有能力又心無旁騖的手塚,未來也一定會正如姊姊所言,將有很好的發展和成就。如果走上預期的職業網壇,會成為戰績輝煌的頂尖選手;就算事與願違,沒能在職網有所發展,只是一個平凡的上班族,也絕對是同儕中的佼佼者。

 

手塚的前程是值得期待的,但若將注意力的焦點從手塚移到他們兩人身上,日後的他們會是如何,卻是比手塚的未來更難預測的事。

 

他開的玩笑,是一時興起,卻半真半假,悄悄掩蓋了內心的願望。

 

雖然有些傷感,被手塚置於網球之後是不得不承認的事實,而且,自己開玩笑時還沒有感覺,姊姊一提起,手塚日後會有女朋友、會結婚的事實更為鮮明,手塚心目中最重要的人,總有一天會出現的吧。

 

既不能確定在遙遠的、也許會物是人非的未來,他們有沒有可能維持和現在一樣的感情,也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因為任何理由被手塚遺忘,更對手塚不太懂得照顧自己的個性有擔憂,難以說清的情緒,混亂交雜在心中。

 

令人期待的未來,同時充滿著不確定。

 

但是,不論會變得如何,想要追隨著難以忽視的光芒的這個人,想要一直注視這個人,卻是他的願望。

 

只要單方面注視的話就好,就不會隨世事變化而改變,怎麼樣都沒關係,能夠看著手塚就好,那怕在很久很久光華褪盡的數十年後,他還是會,看著手塚的一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LOE 的頭像
CHLOE

my murmur

CHL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