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午後,突發的雷陣雨是常有的事。

 

因為稀鬆平常,要青少年們特地為了一場也許一下子就停的陣雨特地準備雨傘,有時也挺困難,大概會得到,「唉呀,躲一下或淋一下就好,幹嘛帶雨傘,太麻煩了。」的回答;在室外進行部活的社團,一遇到陣雨,則更會出現連暫時停止都不願意的傢伙—好吧,不二承認,自己也是其中之一,不是傾盆大雨的話,稍微淋一下雨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雖然事後要弄乾身體,但完全無損在雨中作樂的趣味。

 

今天的部活,才進行沒多久,便突然下起雨來,原本在球場上訓練的眾人紛紛逃往部室躲雨。

 

和忙亂的大家完全相反,不二絲毫不被影響,悠然繼續著和菊丸的對打。

 

「這點雨才不算什麼,不二,看我這一記回擊。」

 

「不錯的角度嘛。」

 

「不二,菊丸,中止練習,到部室去。」

 

「不要,我打得正順手。」菊丸沒大沒小地不把部長的話當回事。

 

不論是他或菊丸都不想停止,兩個人趁著部長到別的場地巡視時,把握時間打了好幾球。

 

「停止,你們兩個。」直到手塚也看不下去,站在球場旁邊直盯著他們,一副不好打發的堅持模樣,他們才悻悻然停下比賽。

 

一打開部室門,一股熱氣和聲浪迎面而來,部室裏一片喧鬧,人聲鼎沸,還夾雜著運動過後產生的高溫和汗味。

 

實在不怎麼喜歡這種既狹窄擁擠又嘈雜的地方,不二用毛巾擦乾身上的雨水,費力地穿過人群,安靜無語找了個人口密度相對低的角落待著。平常,大家換衣服的時間都會錯開,沒有特別的感覺,現在,所有人同時擠在狹小的部室裏,姑且不論那些聲音和氣味讓人喜歡與否,視覺、聽覺和嗅覺都被壓迫,神經也隨之處於不得放鬆的緊繃狀態,感覺自己像被籠罩在一個巨型壓力鍋中一樣不舒服。

 

過了許久,雨勢雖然變小,卻沒有停止的跡象,部長和教練討論了之後,決議提早結束部活,原本就吵鬧的眾人更顯得興奮,雖然吵,他悄悄鬆了一口氣,幸好,快結束了,大家陸續換了衣服,朝外頭走去,室內也終於安靜了下來。

 

手塚輕聲邀約,「要一起去嗎?」

 

要去那裏,不需要明說,他們之間已經有了相當的默契,他自然而然回答,「好。」

 

學生會。

 

「啊,安靜多了。」甫踏入學生會,他伸了伸四肢,感覺這裏的空氣清新許多。

 

「看得出來,你不喜歡人擠人的地方。」

 

「怎麼注意到的?」

 

「完全聽不到你的聲音。」

 

「呃?真不簡單,幾十個部員同在一個空間,還能分得出有沒有某一個人的聲音,難怪部活時誰很認真誰在打混,你都一眼就能明察秋毫。」

 

「不是。」

 

「唔?不是什麼?算了,剛剛部活太過努力,我想休息一下,」感到放鬆之後隨之倦意襲來,打了個呵欠,他趴在會議桌上,「如果我睡得太久,麻煩你要回家的時候叫我起來。」

 

「嗯,你睡吧。」

 

小憩的時候,他通常都不會睡得很熟,多半處於半夢半醒的淺眠狀況,不過……,今天的感覺有些奇怪,才趴下沒有多久,就覺得頭昏而且身體沈重,別說淺眠,完全無法入睡,而且,怎麼突然變冷了?

 

他抬起頭來,環視學生會室。

 

「怎麼了?」

 

「好像變冷了,你沒感覺嗎?應該把窗戶關起來。」

 

「現在是夏天。」

 

「也有可能天氣驟變啊。」

 

手塚放下手中的筆和文件,起身走向他,伸出手貼住他的額頭,「是你的問題。大概是感冒了,我送你回家。」

 

「你的工作呢?」

 

手塚的視線掃過來,「你應該先關心自己。比較急的我帶回家,其餘的工作可以暫緩一天無所謂。」

 

他站起來,暈眩的感覺仍在持續,勉強直起身體,「我可以自己回去。」剛才和菊丸在雨中對打得不亦樂乎,真是,淋過好幾次雨都沒事,怎麼今天出了問題……突然有些罪惡感,可說是自己引起的感冒,實在沒理由麻煩手塚。

 

手塚動作迅速地收好東西,「走吧。」不由分說。

 

「這……,好。」

 

外頭的雨勢已經減緩,但仍然滴滴答答下個沒完,「沒帶傘?」

 

「忘記帶了……。」從網球部室到學生會室,因為路程短,他和手塚是共撐一把傘,當時還想著在雨停後再回家,沒想到事情不如預期。

 

「你竟然還想一個人回家?」手塚的聲音冷冷傳來。

 

感受到手塚的怒氣,忍不住縮了縮肩,「對不起。」

 

「刷」一聲,雨傘張成花朵一般,「過來一點,別淋濕了。」手塚將他拉近。

 

放學的人潮已經散去,街上只有稀落的行人,兩個人擠在小小的雨傘下,靠得相近,彷彿彼此的呼吸和心跳都聽得見。

 

令人不知所措卻又希望不要有終點的微妙感覺。

 

雨傘的籠罩之下,他嗅到一股清淡的味道,忍不住皺皺鼻子確認。

 

「有什麼不對的嗎?」手塚留意到他的舉動。

 

「沒有,倒是覺得越來越冷了……。」

 

手塚環住他的肩膀,略微加快了腳步。

 

這麼一靠近,原本若有似無的味道變得清晰,是洗衣粉的味道,混合著輕微的、若有似無的、即使擦乾了汗仍然殘留著的汗味。

 

和自家媽媽使用的洗滌用品品牌不同,汗味也不是他而是手塚的味道。

 

氣味所標記出來的、屬於手塚的存在感因為距離而清楚地包圍著他,簡直處身手塚的領域之中。

 

卻不覺得不好聞,也不會因為過於接近感到不自在。手塚說過他自己是個不容易親近的人,事實上他也是,他可以也喜歡對著旁人帶上笑容,和眾人保持客氣友好的往來,心中卻很清楚地存在一條不希望被越過的界線,隨時謹慎而堅決,不願和他人太靠近,但如果那個人是手塚,低下頭看了看此時的自己和手塚,奇異地,他連一絲排斥都沒有。

 

體內有熱度灼燒,體外卻感到有如冬天一樣的寒冷,他確定自己的確是感冒了,同時感到症狀正在加劇中,但即使腦子昏沈,腳步也開始無力,他毫不擔心,手塚一定會平安地把他送到家。

 

手塚的味道,莫名地讓人安心。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LOE 的頭像
CHLOE

my murmur

CHL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