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不二在一個笑容之後下意識地咬著嘴唇,手塚幾乎是立刻察覺方才的笑容並不真實,不二的心裏必定藏著什麼想法。

 

他暗自探索造成不二不對勁的原因。關於選擇大石做為副手人選,不是件小事,原本打算正式告訴不二自己的決定,沒想到不二發現了大石跟著部長學習的樣子,先一步提出疑問,他也就順勢說出來,之後卻是不二難以掩飾的低落。

 

部長詢問對下屆副部長的看法時,他在腦中閃過同級生們的臉龐,逐一考慮各人的特質,一番考慮之下,大石細心而有耐性,成為他屬意的人選,提報給了部長,程序上沒有問題,也應當沒有可引起人情緒反應的成份才對,不二在想的是什麼……,片刻後才想到,問題也許出在大石身上。

 

準確地說,不是出在大石身上,應當說是他挑選的副部長是大石而不是不二這件事。

 

「你在想,為什麼是大石而不是你?」

 

「啊?」沈思中的不二驚訝地抬起頭,「手塚,這麼直接了當地說出別人心裏想的事,不是個好習慣吶……。」

 

猜對了,「事實上,我不是沒考慮過你,不過最後,我想,大石比你更適合副部長這個位置。」

 

「為什麼?」面前的人露出明顯不服氣的表情。

 

「這是基於我的個人特質,以及副部長輔佐性質而做的決定。」

 

「說清楚點。」

 

「你知道,我不是個容易讓人親近的人。」

 

「沒錯。」直率點頭。

 

「所以,一個能幫我照顧好部員間的瑣事,又能和大部分部員相處融洽,能適時排解可能發生糾紛的副部長格外重要。」

 

「我的人緣也不差。」

 

這傢伙,怎麼跟大石較勁起來了,他幾乎失笑,「是不差,但你的耐性如何?」

 

「還不錯吧,我不是個不耐煩的人。」

 

「我贊同,不過,你不能否認,大石會熱情地邀大家在放學後的校舍探險,你卻不會,只會安靜加入,和大石相比,你對處理他人雜事所需的忍受度比較低。在我看來,把那些極可能會很繁瑣的小事往你身上放,只是讓你變得煩躁而已。」不二的確無論何時都笑臉迎人,但不代表會隨時都樂於把別人的事情當成自己的,也不是個無條件對他人提供周全服務的人。

 

何況,從一開始認識不二,這個人就是即使身處人群中和眾人都相處得和樂融融,卻還是和他人保持著距離也堅守住自我,有些獨善其身,不是大石那種將眾人的事一手包辦而且樂在其中的類型。

 

「……。」

 

「一個不好親近的部長,再加上一個煩躁的副部長,結果會是?」

 

「大概不會是一團和氣而是一團火氣。」

 

「最重要的,要你管理部員或被行政工作綁住,也不是你的個性所喜歡的吧。說得直白些,你難道會想當這個副部長?」

 

「是沒錯。」嘆了口氣,「擔任幹部管理別人什麼的,的確是件我避之惟恐不及的麻煩事,我從小就不喜歡,就算擔任社團委員,也會選不需要管人的事務性職位。」對於自己的短處,不二大方承認。

 

「要維繫部內的和諧,執行部長的命令,也必須有管理能力,綜合考慮之後,我選擇了大石。」

 

面前的人仍舊不服氣的樣子,只好更進一步說明,「我衡量的,只是你們是否適合某個位置而已,別無其他。」

 

「幫不上忙的感覺很不好。」

 

「不需要因為我讓你自己不愉快。」而且,比起副部長這個職位,他更想看見不二自由自在地打球。

 

「嘖……,不過,好想看看未來會變成怎麼樣呢。」不二的臉色舒緩了許多。

 

「你以前好像提過類似的話題。」

 

「嗯,那個時候,還沒有確切的感覺,在你確定接任部長之後,期待感更加洶湧起來了。」

 

「『到我們這一屆,青學會稱霸全國。』我會用全力實現。」

 

「和大石約好的?」

 

又提到大石?這傢伙確實不好安撫,「還有你。」

 

果然,不二的臉上出現了笑容,像是終於心滿意足,「全國之後呢?」

 

「職網。我也提過的。」

 

「說來,我還沒仔細問過,你打算什麼時候進入職業網壇?中學畢業開始打青少年組嗎?」

 

「我是這麼想。」

 

「好遠大。」

 

不二的臉上露出嚮往的神色,像把他的夢想當成自己的一樣。

 

「我也想看看世界是怎麼樣的。」

 

發著亮的雙眼,讓他忍不住開了口,「要一起去嗎?」

 

「……我不知道。我不像你,這麼早就決定了志向。」瞬間皺起了眉頭。

 

看著不二微微苦惱的樣子,他在心中暗嘆,是他太急迫了。事實上,大部分同齡的人,對未來有憧憬或嚮往是正常的,和具體設定出目標並開始實行,卻有相當的距離,不經意間說出的期望,大概會給不二帶來壓力吧。

 

「無妨。」

 

「嗯?」

 

「不必急著下決定。」

 

「嗯,我喜歡打網球,也喜歡攝影,還有很多很有趣的事,現在就要我決定做什麼,太勉強了些,」不二輕笑著解釋,「現在的我,連進路調查表恐怕都還想不出該怎麼填才好呢。」

 

他希望不二在離他最近的地方,甚至就在他身邊,看著他一步步朝目標前進;也希望不二的未來有他能夠參與的部分,他想看見不二的世界會是如何,想知道未來的他們會變成什麼樣子,自從認知不二的重要性,他就有了這樣的期望。

 

每個人的人生,都要也只能由自己獨力完成,但並非和他人全無關係,相反地,實際參與或僅是旁觀都可能發生各種交互作用。即使是預計將孤身投入職業網球的未來,他也暗自期望不二能夠注視著他,甚或能夠並肩前行。


因為重視一個人,所以產生情感上的依賴,對自己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從未經歷過的他還無法分清,但是,他看著面前似乎在考慮未來要做些什麼的不二,不禁樂觀地想著,如果是這個人,應當不會是件壞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LOE 的頭像
CHLOE

my murmur

CHL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