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年開始,他們升上二年級,終於擺脫最低年級的身分,在校內事務的處理上也顯得成熟許多。

 

隔了好一段時間之後,再次踏入學生會室,雖然已經是傍晚時分,卻感覺眼前格外明亮,或許是心境改變的緣故。

 

「可以的話,幫我把這些文件歸類一下好嗎?」手塚提出請求。

 

不二微微一笑,手塚很明確地說清了原則:那天,他們討論出的模式是,對於學生會的工作,手塚仍然不希望他管,於此同時,卻又有所退讓,將與實質無涉的部分交給他,雖然看來僅僅是一小步,卻感受得到這個人在自我堅持和對他的體貼間作了平衡。

 

「好。嘛,我看看,學生會歸檔文件的方式是……,」在文件櫃前研究片刻,「我明白了,交給我吧。」

 

待歸檔的文件,並不只是包含手塚經手的,一些由其他委員處理的文件,因為和手塚有關連,便一併加入手塚的待辦案件行列,也因此,增多起來的文件量需要一個人幫忙整理以節省時間。

 

忙碌過後,他倒了水給手塚和自己,「像這樣當一下打雜的工讀生也不錯。」

 

「我沒把你當成打雜的。」手塚微微皺了皺眉。

 

「開個玩笑,別介意,而且,我很樂意呀。」

 

「謝謝。」

 

正經八百的道謝,該他有些不好意思起來,「不過是件小事而已……,對了,手塚,我們下一屆的部長應該會是你吧?還有,據說學生會會長也對你很中意?你要出來競選嗎?」

 

「先把這個學期的行事處理完,」手塚看著面前各社團上學年的結算報告,審核每個社團的收支,明白經費如何運用,有否浪費或不足,寫出檢討報告,對下學年的預算分配有很大的幫助,也是項重大工程,「我還沒有空想那些。」

 

「嗯……。」手塚沒有意識到他會被推選出來參選學生會長?也是,還有近半年的時間,如果沒有明顯跡象顯示手塚即將接管學生會,他還是先靜觀其變就好了。

 

相對於第一次看見學生會的行事,已經經歷過一年的網球部,例行公事便沒了新鮮之處。和去年一樣,開學沒多久,全國大賽便由各地區的預賽揭開序幕。

 

繼他和手塚之後,乾、大石和菊丸也在校內排名賽中躋身正選行列,在八名正選當中占據五個名額,已經可說是校隊的骨幹,在比賽當中擔負起重要的責任。

 

即使如此,初次正式上場比賽,還是難免緊張。

 

「喵啊啊,不二,我好緊張啦,怎麼跟去年一樣啊……。」從學校出發時還相當興奮的菊丸,到了比賽場地,也對場上瀰漫的沈重壓力感到不適應了。

 

「英二,今年你是選手了,今天可要把你和大石平常的練習成果充份表現出來,你們要朝日本第一的雙打邁進吶。」

 

「嘿嘿,沒錯,有大石在就沒問題了,我們可是黃金組合呢……,」瞬間解除緊張狀態,「對了,大石呢?怎麼沒看到他?」

 

四處張望了一下,「在那邊,和教練、手塚還有部長在一起。」

 

部長看起來像在交代手塚和大石什麼,身為副部長的手塚是理所當然,但是,大石也在?

 

把疑問放在心裏,打算有機會再向手塚查證。

 

地區預賽的難度不算太高,青學輕易便過關斬將獲勝,朝都大賽進軍。

 

而在每一場比賽之前,他都看見大石跟在部長和手塚身邊,非常認真學習的樣子,連菊丸都留意到了,「大石這傢伙,和他搭檔的可是我,又不是手塚,他在開賽前怎麼都和手塚黏得那麼緊?」

 

所以,不是巧合。

 

在都大賽之前,有幾天的休息時間,一邊備戰,他也趁著休息的空檔,開口問手塚,「吶,手塚,比賽開始時,大石似乎經常和你以及部長在一起?」不想拐彎抹角,他直接提出問題。

 

「嗯。」

 

「有什麼用意嗎?」

 

手塚直視著他,「原本想找個機會告訴你的。不久之前,部長問我,如果當上部長的話,居輔佐地位的副部長,我屬意的人選是誰。」

 

「所以你接任部長是確定的了?你的回答是?」似乎隱約猜得到答案。

 

「……大石。」

 

果然不是他……,「嗯……,大石雖然有些碎念,不過很細心,負責行政方面的工作應當沒有問題,對於學長們交代的網球要領,也都很切實地自我鞭策和訓練,相當值得信賴,再加上,他不像你這麼嚴肅,恰好可以和你成為互補,對於其他部員來說更有親和力,是很適合的人選。」

 

「所以從地區預賽起,部長就開始教大石,向主辦單位報到、繳交出賽成員名單、選擇集合和休息的地點、比賽現場要注意的地方,及發生突發狀況時如何向主辦單位請求處理等等事項。」

 

「原來如此,想必大石一定會記得爛熟,很快就能進入狀況了。」

 

他微笑,說著全然基於理性判斷毫無個人情感的看法,不想讓手塚察覺心裏正滋長的嫉妒。

 

所以說,想為手塚做些什麼的迫切心態,終究是自己的一廂情願?所謂維持現狀,甚至是歡迎他的更加親近,其實不包括在網球部的部務當中嗎?這種某方面被排除的感覺實在不太好……。

 

他聽見心裏有個聲音,手塚為什麼不會想到他?那些工作,大石做得到的話,他難道沒辦法勝任?雖然副部長的名銜他沒有興趣,大石的適合也的確是顯而易見的事實,但沒被選擇、手塚又不多做解釋所代表的不被認定,令人感到難堪而且沮喪不已。

 

也是因為自己不夠優秀,不能引起手塚的興趣更無法被看重吧?如果他的能力更好一些,跟在手塚身邊的人就會是他而不是大石了?

 

發現自己有將情緒的箭頭射向大石的趨勢,他咬著下唇連忙制止自己,冷靜思考,和大石根本沒有關係,追根究柢,他的負面情緒不是針對誰,是對自己的不滿,嫉妒什麼的,不過是遷怒到大石身上而已。


具體感受到自身的不足,還是頭一次。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LOE 的頭像
CHLOE

my murmur

CHL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