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想要全盤託出毫不相暪,對方的想法卻不見得相同。

 

不僅如此,不二還有意地閃躲著他。

 

在手臂被學長打傷的那段時間,早上的部活,不二經常和他不約而同幾乎同時出現在部室。

 

「你最近怎麼都這麼早?」

 

「我本來就很早起啊。」

 

「你之前沒這麼早到學校。」

 

「早睡早起身體好嘛,不是嗎。」

 

不二沒有正面回答他,他也不多加追問,只是同樣的事情一再發生,忍不住猜測,和他的手臂應當脫不了關係,不二是為了防止他和學長的衝突再起吧。

 

雖然鬧事的學長已經離開網球部,大和部長也不知用了什麼方法約束其他學長,對一年級生言語諷刺的情形基本上已經消聲匿跡,但畢竟誰也無法肯定,會不會再發生意外衝突,可以理解不二的考量,何況,多一些練習時間是件好事,所以他對不二的行為沒有意見。

 

這樣的情形持續了好一陣子,直到暑假過後,三年級的學長們半引退,他們當上了正選,舊事重演的機率變得微乎其微,不二也恢復了有些懶散的步調,到校的時間變晚了。

 

現在則是和那時全然相反,情人節的誤會之後,不二像算準時間似的,幾乎每天早上都在最後一刻跨入部室。對於他「怎麼這麼晚到?」的疑問只得到「不好意思,我早上爬不起來。不過,只要沒遲到就好了吧?」還附上了一個帶著歉意看似誠懇無比的笑容。

 

讓人一眼就能看穿的、偽裝的表情,以及,沒有任何說服力的藉口。

 

放學後也是,部活結束就匆匆離去的身影讓他連叫住都來不及,打電話過去,不接是唯一的結果。

 

他皺了皺眉,很顯然,不二打算盡量減少和他的接觸。

 

既愧疚又無奈,一時沒把話說清楚,造成不二的誤解,一見到他就避之唯恐不及,讓自信開朗的不二變得隨時都可能驚嚇到的模樣,全是因為他;無奈的是,這樣下去,難以找到機會解開兩人的心結 。

 

部活時間,訓練完非正選部員,接著是正選的練習比賽,安排對打名單時,他請求部長將不二和他排在一起。

 

「部長,所以我的對手是……?」正選們紛紛和安排好的對手前往各自的球場,一直沒被告知共同練習對象的不二疑惑詢問。

 

「是我。走吧。」不由分說地拉住不二的手腕往練習場走。

 

「呃,手塚……。」

 

「有什麼話等結束再說。」

 

「不是,別這樣拉著我,你抓太緊了。」

 

「抱歉。」深怕不二又藉各種理由逃掉,不小心用了太大的力氣,他鬆手,「你最近的狀態不好,部長要我留意。」

 

「……所以,是部長要求你才和我同組的?」

 

沒忽略這句話的弦外之音和挖苦,「是我要求的。」

 

不二笑了笑,幅度雖然輕微,卻已經是這段日子以來難得一見的景象,對這個人,果然容不得任何曖昧不明,只能有話直說。

 

首先要抓住這個人,不讓他再隨便逃開,接著才能進行對話。

 

「我的狀況很好。」言語間,不二站到球場的一端,以行為證明不會再逃。

 

好不好,打一場就見分曉,他也站定位,「我要發球了。」

 

雖然只是練習比賽,某些缺點還是不可避免會暴露出來,「不二,你左右移動的速度太慢了。」不二的移動有不如從前的跡象,不禁出聲糾正。

 

「知道了。這記殺球可不會讓你那麼容易接到。」

 

和這個人打球,和自己旗鼓相當的實力,也足以將再平常不過的練習賽,變成一場好比賽。

 

不二的與眾不同,從網球開始,要打破兩人間的隔閡,網球也是起點。

 

「球速不夠快。」

 

「是嗎。」輕鬆回以一個帶著高速的回擊。

 

比賽結束,他們一起拿過水壺仰頭喝水,用毛巾抹去滿頭滿臉的汗水—久違的並肩而行,許久未見的一起行動。

 

「真是,贏不過你呢。」不二笑著的臉上是運動過後的健康紅潤,和先前低落的樣子有天壤之別。

 

原本就激烈跳動著的心跳頓時再次加速,要是可以讓不二一直有這麼開朗的表情就好了,他突然有了期望。

 

母親的直言,讓他正視心裏的感覺,生平第一次為了人我的距離而困惑,無法置之不理,他的確非常在乎不二,只是表情變化也足以牽動他。

 

「你不認真。」

 

「別太計較嘛,練習賽而已。」

 

「不逃了?」

 

「……逃什麼?」

 

「你可以數數手機裏有幾通我的未接來電。」

 

「啊,我大概是不小心把手機設成了靜音所以沒聽見,真抱歉。」

 

令人好氣又好笑的強辯,就算沒聽見來電鈴,至少也會察看一下手機,難道不二這一陣子連看都不看?忍不住抬起手輕敲了不二的額頭,「算了。今天中午有空嗎?」

 

「有什麼事?」

 

「一起吃便當吧。」

 

「嘛……。」

 

「到頂樓去。」不會有別人聽見他們的談話。

 

「聽起來像什麼秘密約會……,」不二做出了個誇張的驚訝表情,「慢著,你該不會交了女朋友,否則怎麼會想到頂樓這種地方?」

 

「沒那回事。」想那去了。

 

情人節時的確收了許多巧克力,但他拒絕了所有的告白,有網球部及學生會的事要忙,還有一個時時記掛於心的人在,怎麼可能有空想著談戀愛……。

 

等一下,他是在想什麼?

 

乍然生起的念頭令他吃驚不已,不二在他心裏有這麼重要?戀愛不值一提,對來告白的女同學或學姊們一點印象也沒有甚至也沒有興趣,是因為早已有更重視的人?

 

仔細想想卻也十分合理,從這個人出現在他眼前開始,點點滴滴累積,他的心情也逐漸從隱約變得明確,從逃避事實到坦誠面對。

 

想擁抱的欲望、像小王子一樣的馴服、被閃躲的焦慮,所有因為無法解釋而混亂的感受,因為有了定義而沈澱下來,占據心頭。

 

沒有任何阻攔,無意間冒出來的結論,最為真實而無矯飾,竟然一直毫無所覺,實在太過大意。

 

原來你早已占據我心,他微微揚起嘴角。

 

「這……,手塚你是在笑嗎?太反常了,笑什麼?」

 

「沒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LOE 的頭像
CHLOE

my murmur

CHL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