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不二又和上次一樣,道歉,逃走,手塚的眉頭皺得更深。


他說錯了什麼話嗎?


已經好幾天沒和不二說話了,花費心力在整理自己的思緒上,同時也想藉著觀察對方修正心中的想法,但連續幾天下來,不二的表現都和平常無異,他不知從何開口,再者,他也不是擅於起話題的人,眼前的僵局,一時無法打破。


當不二帶著和往常一樣的笑容,說著情人節巧克力的話題時,雖然被消遣了一下,卻是高興的,終於可以正常地談話了?所以,是他擔心得太多,其實不必太在意,時間久了,不愉快自然就會消失?


放下心後,也像從前一樣地回答。不二也收到了為數不少的巧克力,受歡迎程度絕不亞於他;在不二揶揄他可以當校園偶像時,他想也不想地回以否定……,這樣的對話在他們之間稀鬆平常,原本以為是一切恢復正常的意思,卻沒想到,不二頹喪地低下臉,再次從他面前逃離。


緊接著的部活,不二的表現失去平日的水準,應當可以輕鬆接到的球頻頻漏失,在場上移動的腳步顯得有氣無力,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


和不二對打的學長也看不下去,中止比賽,到不二身邊說了幾句話,不二才振作起精神完成練習,還是在學長刻意保留實力的情況下進行的。


部活結束,不二迅速換了衣服,背起包包,垂著頭匆匆從他身邊經過,連道別也沒有,像逃避什麼似地離開了部室。


到底怎麼回事?


什麼地方出了問題?他說錯了什麼話?忍不住回想方才的情景,卻找不出異樣。


難道……,會有這樣的結果,他想的和不二想的很可能是截然不同的兩回事。


反應實在太遲鈍,看得也太過粗淺,會認為對話看似正常就代表問題得到解決實在大錯特錯,沒有開誠佈公地將真正的想法告訴對方,也沒有好好了解對方在想什麼,在這種情況下,表面的相安無事只會是讓誤會不停擴大的假象。


看見不二失常的樣子,才知道他的情緒一直非常低落,也許,從那天之後,不二的心情就沒好過,看起來「正常」的樣子只是在勉強自己。


所謂「誤會」,原來如此。


一直認為,會有誤會這回事,是言者無心聽者有意,既是聽者的腦內加工,他只要問心無愧,無須對對方的理解錯誤負責,而且,繼續堅持自我,總有被理解的時候,如果沒有那一天,只能說雙方頻率不合,他不會因為這種事有所動搖。


不二無法遮掩顯露在外的情緒卻讓他有前所未有的,像被拉扯一般的焦慮,同時,察覺自己的處置失當而過於草率。


還沒能和不二把話說清楚,就又讓不二誤會了一次,分明是火上加油。


但是,該如何解釋才好?沒有向誰解釋過的經驗,什麼該講該怎麼講,他感到棘手。


晚餐後,他正坐在家中的起居室,面對祖父的墨蹟靜心思考。


「國光?有什麼煩惱嗎?你很久沒在這裏沈思了。」母親端了茶給他。


接過杯子,「謝謝。」


「願不願意說出來?」


「母親,我沒事,只是在反省。」


「你做錯了什麼事?」


「我不喜歡被別人干涉,所以對那個人感到不愉快,但同時,我卻有想要干涉那個人的念頭。」


他曾經為不二對任何人都一視同仁的態度不高興,甚至想出言阻止,和現在的情況相較,令人感到羞愧。


「會讓你煩惱成這樣,你一定很在乎那個人?」


「……我想,是的。」


「那個人的干涉,讓你感到討厭嗎?」


「我一度認為他多管閒事,但是,他平常是極不願打擾我的,所以,我不能理解他的行為。」


「如果平常是個知道分寸的人,我想,也許只是一時失誤。你說你也會想要干涉別人,我相當吃驚,但我想,你有你的理由,那麼,那個人也有他的動機。關心則亂,你選擇克制,對方卻可能衝動了些,也或許少了一點謹慎。」


「……。」


「被別人干擾,當然令人不快,但是,不妨將事情的表象和本質分開來看,如果只是提出建言或分憂解勞,不一定是件壞事,你仍然要自己做出決定,負起應負的責任,如果是這樣,就不是那個人干擾了你,而是參與了你的生活。」


「什麼都可以」,看似危險,如果是來自雙方的信任和尊重,其實必有尺度,不會被無止境地擴大解釋,也必會讓彼此都感到自在。


即使感到不二太過靠近,自問若事情重來,會不會提早阻止,會不會早早就和不二畫清界線;在事情過後,該不該就此疏遠,他持的卻都是否定態度。


他介意的,也許不是被接近,而是不明白接下來不二會做些什麼。


「說起來,這是國光你第一次煩惱這種問題呢,呵呵。」母親沒有多說什麼,笑著離開了起居室。


確實,人際關係在他眼中看來是件盡量避免比較好的麻煩事,習於淡薄交情的他第一次感到無措,但因為對象是不二,即使煩惱,還是無法討厭。


若是其他人,根本連煩惱都構不成,他沒有那麼多心力放在別人身上,只有不二是個例外。略為放鬆一直保持直挺的背部,母親的話讓他的思緒變得輕鬆許多。


甚至,對於不二願意接近,願意向他走來,心裏還隱隱有著慶幸、感謝和期待。他不是個親和的人,有一個人走近了他,為了他而考慮著,既前所未有,也令人欣喜。只不過,人類出於本能,對於未知的、帶有不確定因素又和自我息息相關的事情,多少有不安,造就了現在尷尬的局面。


想不出該說什麼,就不必拐彎抹角,該說的話,他是怎麼想的,不加隱藏地說清楚。


說出心中的想法,然後,他望著祖父的字蹟輕輕呼出一口氣,期望在坦誠之後不二可以走向他,即使只是一步也好。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LOE 的頭像
CHLOE

my murmur

CHL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