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來臨,各社團紛紛進行新幹部的推選及交接,和其他社團性質略有不同的學生會,則進行了新進人員招募,手塚也如同自己所言,參加了學生會。


文化祭結束之後,學生會舉行選舉,更換主要幹部,一般的行政工作之外,他們這批新進委員還立即面臨了新舊任會長交接。


所謂交接,簡而言之,除了未完成案件的交代、案卷的整理、和各社團核對經費的收支,還要全面性清點各社團中,由學生會核撥款項購買的財產。


「移交清冊寫出來的東西都必須真有其物,物品狀況也要交代清楚,有破損或缺失的地方都要清楚地表達出來,因為會影響下學期的社團補助,千萬不可有遺漏。」學長姐們交辦時再三重申。


「所以你接下來有得忙了?」網球部的休息時間,手塚描述完最近的工作情形,不二疑惑發問。


「嗯。」


「網球部這邊,要請假嗎?」


「不論對帳或是清點財產,都在放學後進行,離網球部的練習還有一些時間可用,我不會缺席網球部部活。如果無法按照預定時間結束,我會拜託其他委員們,或是這邊結束後再去處理。」


青學校內大大小小的社團有幾十個,雖然排定也通知了每個社團的清點時間,還是常常因為「不好意思,我們的社長今天臨時被老師叫走了,他不在,我們也不方便自作主張將東西拿出來。」、「抱歉,可不可以等我們的展覽結束後再和學生會對帳?最近實在是沒空……。」之類的突發狀況而延遲,即使學生會身處學校董事會和全校學生間的折衝地位,權力不可謂不大,遇到這樣的情形,也只能由執行委員自行將落後的進度補回來。


今天,真的被他遇到無法如期結束的情形,於是,借了待查核的戲劇部的鑰匙,他打算在網球部活之後繼續工作。


也告訴了不二。


「唔……,這算加班嗎,好有社會人士的感覺,還好最近網球部沒有比賽,不然,你會忙不過來的。」


「明年要把清查時間提前一些,預留一點彈性才行。」


「現在就在想明年?你似乎挺樂在其中的,有成為工作狂的特質喔。」


「我只是想把事情處理得更妥善。」


「對了,你大概會忙到幾點?有其他人支援嗎?」需不需要留下來等?


「不確定會到幾點。戲劇社的道具及戲服等相當多,還要區分出是由學生會撥款購買的或是戲劇社用自己的經費買的,我不希望其他委員們待得太晚,因此請他們告一段落就先回去,其餘的部分由我負責,我已經先和警衛先生說過了,你先回家吧。」


「啊,被猜中了……,好吧,那我就先走了。」


一起回家已經成為習慣,只要沒別的事,他們幾乎都會一起走,所以很容易猜出不二問了他回家時間之後的下一句很可能是想留著等他,但像這種時候,還是只能各自解散了。


在戲劇部的辦公室和道具間,手塚仔細清點在財產清冊上登記有案的財產,遇有缺損的,則拍下照片存證,好不容易忙完,抬手一看,已經將近九點了。


竟然已經這麼晚了,在學校裏待了這麼久,還是第一次,感覺很奇特。


夜晚的學校和白天全然相反,喧鬧的人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空無一人的冷清,樹木被吹動的黑影搖動,形成奇異的形狀,沙沙聲響增添幾分蕭索,凜冽的寒風刮過臉頰,黑暗的校舍更顯森冷。


滿適合發生各種不可思議的怪譚,他不禁想起他們的偽靈異事件。


和不二他們幾個人在放學後折返教室,原本只是要拿乾忘記的東西,大石語帶興奮,「大家知道嗎,青學有七大不可思議事件喔,今天,我們就來探險吧。」卻引得眾人疑神疑鬼,而且竟然當真都遇到了詭異的狀況,會襲擊人的書本、在無人的走廊上奔跑的武士幽靈……,把他們嚇得魂飛魄散。


大叫著逃離校舍,餘悸猶存的他們說出各自看見的事情,在彼此的言談間發現許多巧合之處,一一核對,才發現其實是時間上恰巧撞在一起造成的效果—說穿之後不值一提,人根本是種自己嚇自己的生物。


走出戲劇部,鎖好門,他環視校園,弄清楚事實真相的此時,黑夜帶來的壓迫感仍舊存在,卻少了之前的恐懼。


和警衛打過了招呼,他離開學校,成為最後一個離校的學生,還真像不二講的,很有上班族加班的感覺。


說起來,也是在那個時候得到不二原來會彈鋼琴的情報。


原本生疏的眾人,就這樣在一件件看似微小的事情中變得熟悉,從前沒發現,人和人之間的連繫是如此奇妙。


回到家中,整理自己完畢,他再自然不過拿起手機撥給了不二。


「忙完了?」不二也不問他打電話的理由,自然地和他聊著。


「啊啊。」


「辛苦了,一個人翻找那麼多的財產,明天還要晨練,累嗎?」


「是有點,不過明天的部活應該沒問題。」


「那就好,那麼……,要不要早點去休息?」


簡單地說完該說的話,應該掛上電話各自睡覺去,他卻不想就此結束,「事實上,走在沒有人的校園中,我想起了我們的青學七大不可思議事件。」剛剛想到的事件,成為繼續說話的最佳話題。


「夜晚的校園的確很容易讓人聯想起一些奇奇怪怪的事。呵呵,會不會怕?」


「為什麼要怕?」


「唉呀,有人上次不是被英二抓到的獨角仙嚇到嗎,我好想看你那時候的樣子,一定超有趣的。」


「你不是也被嚇到了?」最後奪門而出的也包括了不二,「而且,都聽見聲音,知道到音樂教室的是菊丸了,為什麼還要躲起來?」


「嘛,我還沒來得及出聲英二就大叫了,根本沒辦法阻止他啊。」


「真是對不起校長。」


「誰知道校長剛好也在呢……,結果校長變成靈異傳言的源頭了,呵呵。對了,我還沒問,學生會的盤點會持續到什麼時候?」


「預定這個禮拜處理完畢。」


「那就好,可別累過頭了,快去睡吧,明天見,晚安。」


「……晚安。」


他們的通話輕鬆隨意,他不喜歡將一些瑣碎的小事說出來,面對不二卻再自然不過,連疲憊的精神也振作了不少。


明天就能再見,再過幾個小時就是見面的時候,可以見到不二,繼續意猶未盡的談話。


晚安象徵的不是結束,而是對新開始的期待,令人疲累全消。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LOE 的頭像
CHLOE

my murmur

CHL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