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塚突然問起他要不要參加攝影社,有些受寵若驚也有點疑惑。


印象中,手塚不是個會對他人的事情多加追問的人,一般朋友閒聊時會聊到的話題,由這個人說來,帶著不尋常的感覺。


好像得到比其他人還多、平均值之上的注意力了,他忍不住微偏過頭,在手塚的視線死角偷笑。


但是,手塚會這樣問的原因是什麼?「我的確還在考慮。」


攝影和網球,都是從小就接觸的興趣,也同樣使他著迷,一個總讓他在小小的鏡頭前發現新世界,一個則有各式各樣令人挖掘不完的變化,真要取捨,其實難以下決定。


攝影可以一個人獨力完成作品,透過鏡頭看見平常不會注意到的細微之處或是未曾留意的風景,總讓他對造物主的神奇讚嘆不已;網球有對手也有隊友,比賽過程令人感到刺激亢奮,和隊友們合力得到勝利的感覺也很愉快,之所以一開學就填了網球部的入部申請,是因為網球的吸引力比較大,但經常往攝影社跑的結果,他也有些動搖了,要不要再參加一個社團?


「為什麼這麼問?你擔心我參加攝影社後會影響網球部的訓練?」


「一部分的原因是。」


「另一部分呢?」


「……。」


「……。」手塚不講,他也不會一下就說出最後的決定。


「我希望全國的夢想有你參與。」


微笑,「這才對。我的確很喜歡攝影,想拍出更好的照片,攝影社裏的風氣比起網球部來說也好得多,不過,相較於攝影,我目前比較想好好打球,也更希望在網球上有更多發展,所以,只好對不起攝影社的社長了。不過,就算不是正式社員,那裏的學長姐也同意我有空可以去玩,所以,我算他們的非正式社員,並不會就此放棄。」


眼前手塚的表情在聽見他的話之後變得輕鬆,這個人吶,說話有時也不老實呢,直說想要他留在網球部不就好了?


事實上,沒有說出口的是,因為手塚最後繼續留在網球部,他才會跟著留下來,要他在兩個社團當中挑選一個時,網球社才會成為最終的選擇。


沒有手塚的網球部沒有意義,憑著對兩種興趣幾乎同等的喜好,他可以兩個社團都參加,甚至,會和此時情勢完全相反地以攝影社為重心,把網球部丟在一旁也不一定。


因為手塚,在網球部的日子變得令人期待了起來。


暑假過後,一年級的部員們終於可以開始參加校內排名賽。


第二學期開始,三年級的學長們不再參加校內排名賽,由一二年級的部員競逐正選名額,是為了部裏的新陳代謝,也是為明年的大賽開始準備。


「英二,可以讓我們大顯身手的機會來了。」


「嘿嘿,我躍躍欲試呀,搞不好我們全都可以當上正選呢。」


「一年級的小鬼別太囂張,以為練習賽就是我們的實力了嗎,太天真了。」


結果的確沒有菊丸預期的樂觀,雖然半年下來,他們的實力都得到提升,要和經驗技巧都更純熟的學長們相抗衡,畢竟不容易,一番廝殺之後,首次挑戰就得到正選位置的,只有他、手塚和乾。


「啊啊啊,還以為可以順利通過比試呢,我想得太簡單了。」菊丸沮喪地垂下肩膀。


「英二,別太在意,這只是我們第一次參加校內排名賽,下個月就有機會扳回一城了。」


「可是不二他們一次就成功了,手塚跟不二還是全勝……。」


「我已經做了二年級學長們的全部比賽記錄,可以借給你跟大石,下次你們就知道學長們的缺點在那裏了。」


「哇喔,乾你好厲害!借我借我,我一定能反敗為勝的。」立刻復活。


「乾你自己也有比賽,是怎麼記錄到全體學長們的資料的啊?」


「秘密。」


「真想早點看看英二穿上正選制服的模樣。」


「看我的吧,菊丸大爺很快就會大活躍的。」


過了幾天,已經預先量過身的正選制服送來,在同級生間引起陣陣驚呼。


他望向一旁已經換上的手塚,藍白相間的制服襯托得手塚更為挺拔煥發,整個人像在發光似的,非常相稱。


他們朝夢想跨出了第一步。


參加校內排名賽,讓他們自只是在鐵絲網外注視比賽進行的旁觀者走進網內,畫著白線的球場從只能練習到能和學長也好同級生也好的各對手全力一決勝負,親身參與其中,這身正選制服代表的不僅是對於他們實力的肯定,更昭示屬於他們的青學網球部即將成形。


「怎麼了?」


「很適合。」


「你也是。」


「謝謝。」


「還有什麼事嗎?」


「我在想像日後你當上部長的樣子,穿著這身制服指揮部活,很神氣呢,我們的部長,手塚國光。」


這樣喊出來的時候,心頭漲滿了高亢的情緒,嘴角也忍不住笑開,很快地,手塚即將成為他們的部長,一想到就覺得開心。


「現在說這些還太早。」推眼鏡。


「提早預習一下有什麼關係,手—塚—部—長—。」其實現在就已經有幾分部長的架勢了,「部長大人想必一定會嚴格訓練部員吧,我要有心理準備了。」


「別鬧,學長們都還在。」推推眼鏡,「嚴格訓練是必要的。」


「呵呵,我可是高興得很。」


「嗯。」


彼時處處受限受壓制的新生,終於掙脫束縛,烏雲逐漸散去,他們的未來變得明亮。


部長只是稱謂,正選制服也只是象徵,但就是這些看似不重大的細節,將原本虛無的夢想具象化,變成了可以握在手中的東西。手塚居於領導地位的感覺也因此分外被突顯得更清晰,跟著他,夢想不會遙不可及,他們會一起前進,歸屬感化為一條細線將他們的距離變得更近,甚而繫在一起。


真是慶幸,幸好手塚最後答應了大和部長的請求留在網球部,也幸好他最後放下了攝影社,能夠待在同一片天空下同一個球場上,令人期待不已。


手塚大概不會明白,他內心生起的,因為能一起留在網球部,一同穿上正選制服,再一同邁進的悸動。


手塚,手塚,光是在內心默念,心跳便猛然加速,在胸腔中轟然有如雷鳴。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LOE 的頭像
CHLOE

my murmur

CHL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