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每天都能看著你醒來,每晚都能擁著你睡去。

 

不二一句誰去泡咖啡,勾起手塚的回憶及對未來的期待。

 

那次,留宿在不二家中的他,料理好早餐,端著兩杯咖啡,原本是想回房間叫不二起床—即使是假日,也不該過於晚起,良好的生活習慣必須維持—,一打開房門,見著不二的身形,卻改變了想法。

文章標籤

CHL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我們只是朋友的時候,我就想待在你身邊,何況,我們現在是戀人,何況,你訴說了你的想念。

 

在手塚收緊的懷抱與越來越熱烈的親吻愛撫當中,不二微笑,並且回以同樣的擁抱,想要盡力讓手塚知道,自己也一樣渴望著他。

 

剛交往時,在少有的自己先醒來的日子裏,下了床準備漱洗,目光仍然捨不得離開還沈睡著的手塚,只是注視著,卻不知該如何是好。

文章標籤

CHL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直到有了喜歡的對象,手塚才深切地體認,愛情的確足以改變一個人,不分大小事。

 

若在從前,除非別無選擇,兩個人共擠一張單人床的事絕對不會發生,沒有想過,其實,自己非但不排斥,還相當享受甚至需要這樣的親近感。

 

在意識逐漸清醒時,他感到胸口有些許異樣。

文章標籤

CHL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清晨,陽光從未合攏的窗簾縫隙鑽進來,一束光線落在不二臉上,他從夢中醒來。

 

他夢見他們在青學時的情景。像往常一樣,在球場練習,被乾用各種奇怪的方式訓練,精疲力盡,卻在回頭看見手塚也和自己一樣揮汗努力時,感覺肢體的沈重瞬間化為無物,心情輕快而滿足不已。

 

張開眼,對眼前的陌生房間感到茫然,正要為著夢果然只是夢而失望,察覺環在自己身上的手臂,定定神,轉過頭確認,手塚真實地在身邊,他安心地微笑。好一陣子了,從手塚離開之後,每次夢見手塚,醒了之後都是更多思念和空虛,雖說這次來德國只會停留幾天,回日本之後,仍舊要面對同樣的情景,短暫的夢境成真,對他而言已經很足夠了。

文章標籤

CHL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手塚聽著懷中的輕細氣息,將環在不二腰間的左手臂緊了緊。

 

對於戀人們來說,所有的親暱行為,不論那一種,都讓人心動。肢體的貼近之外,還代表心理上的距離被無限縮短,更是專屬於某個人的特權。

 

面對相擁也好,從背後擁住也好,只要將不二圈在自己的懷抱裏,感到世上再沒有足以相提並論的存在安然停留,便是無法言喻的滿足。

文章標籤

CHL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二睜開眼睛,發現他躺在不算熟悉的房間,而床上只有自己一人,床頭的電子鐘顯示的時間是將近一點。

 

沒有進入房間的印象,怎麼會在這裏?

 

角落有他的行李,是他分配到的房間無誤,努力回想,睡著之前自己在做什麼,又是怎麼移動到這個房間這張床的,尚未完全清醒而有些混沌的腦子,花了些許時間才找回記憶。

文章標籤

CHL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和不二通訊過後幾天,取得關東大賽優勝的青學網球部正選,當真飛到德國來探望他。

 

群聊時,接獲大石告知訊息,他相當驚訝。幾天前和不二的通話,不二顯然有事暪他又成竹在胸的語氣讓他隱約猜測也許有什麼事會發生,沒想到真的發生了好事,來的還是全體正選。

 

不想讓大家為了他大費周章,放下課業長途跋涉大老遠地來探望而拒絕,眾人紛紛回以,「手塚你想太多了。」、「對嘛我們可是好不容易賺到這個觀光的機會。」、「如果不能去玩的話贏球有什麼意思。」、「部長你還差得遠。」,雖然以文字的形態出現,他卻有看到眾人在他面前紛紛表達意見七嘴八舌喧囂不止的錯覺,最後發言的不二,一句「手塚你可不能當個負心漢,辜負大家對你的深情思念吶。」,成功讓所有人轉移注意力,抗議的箭頭全改變了方向,卻也同時讓他的猶豫為難消失得無影無踪。

文章標籤

CHL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越前最後一記cool截擊,以七比五擊敗真田,為青學奪得關東大賽的冠軍。

 

不二拿出手機,熟悉地按下幾個按鍵,「手塚,早安。這麼快就接起來,果然起床了,還是擔心得整晚睡不著?開玩笑的,我們贏了,聽見四周的歡呼聲了嗎?越前表現得非常好,他贏了真田,實力進步的幅度讓人吃驚,大石還感動得哭了呢,要是你在的話就看得到了……,嗯,我知道,我先去列隊頒獎了,有空再打給你。」

 

代理部長大石從主辦單位手中接過優勝錦旗,和青學的藍色校旗一同在風中飄揚,令人心情激動,他們,離稱霸全國的夢想又接近了一步。

文章標籤

CHL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天氣晴朗的星期日早晨,手塚出外採買食材等生活必需品。

 

來到德國是為了養傷,如無意外,應該只是短期停留,雖然時間不會太長,但在和日本截然不同的環境,不論大小事,仍然必須重新適應。也正是這樣的機會,他有如電腦掃描一般,檢視處理自己每天從早到晚所有的日常瑣事時,連帶地,許多在日本時未曾留意的細節,無意間悄悄從心底冒出了頭來。

 

他路過住處附近的教堂,正巧遇上婚禮。儀式結束,新人被眾親友簇擁而出,新郎一把將新娘子打橫抱起,走下階梯,穿過花園,柔美的新娘在新郎懷中笑得甜蜜而滿足,長長的白紗曳地,像是幸福滿溢。最後,新郎將新婚妻子放上停放在門口的敞篷車,在眾人的祝福中駛離,應該是直接度蜜月去了吧,他猜想。

文章標籤

CHL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即使季節已是初夏,入夜之後的山上,仍然帶著林間特有的涼意。

 

流了滿身大汗之後,洗去一身黏膩,在微涼的空氣中,不二趴在薄被中閱讀書籍,既無比愜意,也充份補足了白天整日因嚴格訓練流失的體力。

 

關東大賽,和立海的比賽前,青學網球部來到這座屬於龍崎教練友人的別墅實施合宿及移地訓練—這是網球部固有的訓練方式,每年寒暑假都會實施,今年,則因為在關東大賽取得前所未有的好成績,教練決定將夏季合宿提前舉行。

文章標籤

CHL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幾天後,手塚再次踏入學生會辦公室,桌上已經有各社團陸續交出來的文化祭活動報告。

 

活動辦理成果關係到下個學期的社團經費補助,所以,各社團不但在文化祭時絞盡腦汁卯足全力,結束之後更無不效率高超地迅速交上成果讓學生會委員們初步考核,以備在會議中討論出最後結果,現在在他桌上的,是已經被初審評分的報告。

 

今年,因為各社團互換,活動報告破例是以展現「支援對方社團的成果」為主,也就是說,網球部的報告要寫出協助戲劇社玩闖關遊戲的情形,他們演出的話劇則算是戲劇社的成果。畢竟不是自己的專業,學生會也決定放寬考核的標準,只要不太過糟糕離譜,原則上都能拿到不錯的分數。

文章標籤

CHL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會恍神的不只是不二,瞥見不二在一片忙亂的人群中發呆的樣子,手塚忍不住嘆氣,關於不真實感,他們的震驚程度相差無幾。

 

說來不可思議,從前的近距離只是基於友誼,演戲時的親熱更是藉著劇本偷渡感情,而現在,卻是名正言順堂而皇之,想要多麼靠近都可以—只要他想—,長久以來受到束縛的心情一下子掙脫了囚籠,對習於腳踏實地將一切掌握在手中的他來說,無法不感到虛浮懷疑,一切似乎都不是真的。

 

利用空檔靜下心來讓自己鎮靜,甩開虛無感,另一個問題隨即浮現:關係未確定時,對於對方的心情無從捉摸,因此感到焦躁;關係確定之後,取而代之的另一種焦慮接踵而至。

文章標籤

CHL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像平常每個放學回家的日子一樣,不二推開家門,意外地眨了眨眼,客廳裏,除了爸爸之外全員到齊?「我回來了。」

家中的三個人先後打了招呼,「啊,周助,媽媽今天去看了你的演出,原本擔心你會緊張,沒想到演得很不錯呢,辛苦了。」、「為了慰勞辛苦的茱麗葉,我和媽媽特地做了你愛吃的東西,去換衣服洗手吧。」,連裕太也一臉彆扭表達了意見,「老哥你穿什麼女裝啊,太奇怪了。」

「大家都去了?」之前和姐姐閒聊時,姐姐的確說過要去看,沒想到當真去了,還連裕太都拉了回來,「我的表現還可以吧?」

「嗯,都看到了,值得贊賞的演出。你們一定準備了很久?」

「是啊,排練了好多次,演技也磨了很久,一而再再而三的修正,很辛苦呢。」

「難怪你現在看起來一副如釋重負心情大好的樣子。」

 

「要打網球的人上台演戲,是誰想的主意啊,你們青學也太不按牌理出牌了。」

 

「那……,裕太不喜歡嗎,我已經很努力了……。」

文章標籤

CHL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二感覺自己像在做夢—他和手塚之間的關係,已經變得不一樣了。

將私人物品收拾完畢,他們到了台前,和幕前幕後的全體人員合力整理場地。

雖然手上動作著,心神卻很恍惚,一點實感也沒有。

抬起手撫摸雙唇,明明已經是好幾分鐘之前的事,那些既帶著珍惜又有難掩占有欲的觸感一直停留不去;手塚低聲告白的樣子和平日的一臉冷漠大相徑庭,一旦拉開距離,不真實的感覺卻無法克制一湧而上。

「不二,不二?你怎麼了,不舒服嗎?」好友的聲音將他從遐思中喚醒。

「嗯?」他看起來不舒服嗎?

「你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我想說是不是太累了,對了,你的嘴唇好紅,我看你剛剛一直摀著,撞到什麼受傷了嗎?」和他親近習慣了的菊丸,伸出手摸了摸。

像碰到熱鍋一樣,他反射性地向後退了一步。

「怎麼了?」

「沒,沒事。」

菊丸不死心地緊盯著他,「咦……,不只是嘴,連臉看起來也一樣,一定是戲份太吃重的原因,這樣吧,你先回家休息,這裏就交給我們這些輕鬆的配角好了。」

「英二,你的好意我很感激,不過,我沒有不舒服,整理的工作是沒問題的。」

「不二,你先回家,我送你。」是來自手塚的聲音。

「什麼?我沒有怎麼樣……。」

「我會向田中社長說明,後續的善後工作交給大石指揮就好,我們走。」不由分說,手塚拉了他就走。

受限於身高而必須邁開大步跟上手塚的不二,原本還想抗議幾句,一向最有責任感的部長大人竟然從該負責的事情中逃跑,也太反常……,注視著手塚比平常更僵硬的背影,突然領悟了,忍不住笑出聲來,手塚絕對是看見了方才那幕。

前頭的手塚疑惑回頭,「怎麼了?」

「你公器私用。」

「對於來不及阻止的事,絕對不許再次發生。」

「英二不是故意的,而且,他認定我太累了,應該不會想要再確認,放心好了。何況……。」

「何況?」

何況會讓菊丸有這種行為的,還是那個無法鎮定,因為得到手塚的回應而心慌意亂的自己。比起來,「你還真鎮靜。」手塚說話時的樣子和平常沒兩樣,有點不服氣。

「我和你一樣。」

「是嗎……。」懷疑。

文化祭所有活動都已經宣告結束的此時,訪客幾乎已經全部離開,校園裏只剩稀落的學生在打掃,手塚一言不發,拉著他到了無人的僻靜角落,樹影搖動掩曳間,再次將他圈入懷抱。

「?」

「我不敢置信,和你一樣。」

「真的?」

「嗯。」

只是聽見手塚和平常一樣精簡的回答,就感到雀躍,他不客氣地將自己更深地往手塚懷中埋,伸出雙臂,回以同樣的擁抱。

他和手塚經常在比賽時併肩在場外觀戰兼討論,對於部員們和對手們的技巧戰術也經常有同樣的想法,他非常享受有個人能夠和自己一樣留意到比賽中每處細節,相談甚歡的感覺,久而久之,延伸到比賽外的日常生活中,總是猜得到對方想法的他們,更讓他第一次明白所謂默契是怎麼回事。在察覺對手塚的感情之後,他曾經想過之所以喜歡上手塚,會不會是因為長久下來的默契,或者因為是手塚,一開始相處就與眾不同,默契滋生是必然的結果,幾番糾結之後,他放棄了無法得到答案的追溯,不論如何,每次都格外令人心動不已的心領神會,只要來自那個獨一無二的對象,就非常足夠了。

只是,在感情上,他看不透手塚的想法,不知道手塚是否有喜歡的對象、對他又是如何看待。感情不同於其他事物,沒有規則和蹤跡可循,捉摸不定,又可能被毫不見光地隱藏,不止一次惋惜過,真可惜,默契這件事偏偏不存在於他們的感情上,要是能夠旁敲側擊就得到答案,他也就不必深陷在單戀之中了。

沒有想到,居然聽見了手塚的表白。讓他更為欣喜的是,對彼此的注重上,他們也巧合地旗鼓相當,一致處於還沒能適應的震驚中,他輕笑,既然兩個人都一樣,盡力幫對方消除那份不適應,就是現在的他該做的—反正,擁抱戀人的感覺非常好,令人完全離不開。

「還有一件事。」

「什麼?」他疑惑地看向手塚。

手塚托起他的後腦勺,迅速封住了他的嘴唇。

親吻的力度加大,帶著強烈的占有欲,像是要把他人碰到的痕跡消除,真是的,吃醋了呢,好險菊丸只是手指碰到而已,要是其他部位,手塚的醋勁恐怕就更可觀了……,雖然有點無奈,心裏卻忍不住泛上甜蜜。

事實上,介意的不只是手塚,他和菊丸的肢體親近雖說稀鬆平常,嘴唇畢竟不是個能隨便碰觸的部位,尤其是彷彿一直留著的手塚的餘溫,他也非常不想被其他觸感取代或者抹去。

走出校門已經是散場後許久的事,路上行人變得稀少,行進間,他的手掌被牢牢握住。

他們的手掌沒有過這麼長時間的貼近,即使是演戲時,也只有短暫的交握,此時,手塚掌心和指節帶著的粗糙感分外明顯,他蜷起手指,輕輕摩娑著那些厚繭。

「做什麼?」

「你練球比我認真多了。」

「你也很努力。」

搖頭,他一直都知道手塚對網球不僅是認真努力,而是勇往直前,不停朝著更高更遠的地方邁進,「會一直這樣走下去,對嗎?」

手塚收緊了掌心,微帶寒意的秋日傍晚,一股令人心安的暖意傳來,理所當然而堅定,像他們本該就此緊緊相繫。

「會。」手塚加大了力道,回答更顯得堅定不移。

對網球的決心果然不必懷疑呢,「我相信,你站上世界舞台的日子指日可待。」

「不僅是網球。」

一丟出問題,就暗自期待手塚的回答,但自己問得實在簡略而且刁鑽,沒頭沒尾,也沒有明說意指何事,以為會被就此帶過,手塚毫不猶豫的補充像完全明白他的意思,反倒讓人不敢置信。

「你……,聽懂我在說什麼?」和愛情相關的事,果然還是想問清楚。

「嗯。不管是網球還是你。」

居然……,被理解的感覺再多次,令人心動不已的程度也絲毫不減,「我會纏著你很久。」

「歡迎之至。」

每天必經的回家路途,今天顯得特別短,他們很快走到先到達的自家門口。

之前,他們經常在部活結束後一道回家,在還是朋友的那時,即使渴望多相處那怕一分一秒也好,終究只能壓抑,有禮而適當地和手塚道別,確認關係的現在,不必也不能克制,安靜的小巷中,他朝著手塚笑,「怎麼辦,不想進家門。」

手塚也沒放開他,「有一天,我們會不必再煩惱這個問題。」

意思是,屬於他們的家嗎?他驚訝地望著手塚。

這個人其實是情話高手吧,他們才剛開始交往,就已經想到了許久許久以後的未來。

「呀,莫非部長大人這麼快就已經想要另結新歡了,所以對我一點都不會捨不得?」即使心臟怦然狂跳,還是忍不住想刁難一下手塚。

「你明白我的意思。」

未來嗎……,他想起才剛剛脫離的戲劇,「羅密歐和茱麗葉也像現在的我們一樣過吧?如果羅密歐沒有失手殺了茱麗葉的表哥,如果替茱麗葉傳話的修士沒有在途中遇到阻礙橫生枝節,他們就可以順利私奔,開始屬於兩人的新生活了。」

故事是故事,和現實不可相提並論,想到被造化作弄的故事主角,對比自己和手塚充滿不確定的未來,仍然不禁心生不安。

「我們不是他們。」

「我相信你,只是……。」

「也該相信你自己。」

雙手交握,貼近彼此,他靠在手塚胸前。

 

片刻之後,手塚的聲音響起,「你該進去了。」

「好。」

嘴上答應了,身體卻沒有離開的動作。

「快點。」手塚輕輕推了推他。

「你沒有任何表示?」道別的擁抱或道別吻之類的。

「不行。」

「為什麼?」想都沒想的拒絕讓他不滿。

「連菊丸都發現異常了,你的家人們察覺的機會只會更高。」

「講得好像我們的交往見不得人似的。」

「等我有能力承擔外界的一切壓力,必定不會再讓你承受任何委屈。」

對於世俗的眼光並非一無所悉,即使親如家人,要他們接受和同性間的戀情也不容易,日後會遇上的各種困難中,家人是必然也最重要的一環,他的確對此感到不安,但是,「什麼委屈不委屈,才說過要我相信自己,卻把承擔壓力這回事當成你的專利了,看樣子,最不相信我的是你?」

「我沒那麼想。」推眼鏡的動作看起來頗為尷尬。

只是隨口的抱怨,手塚卻嚴肅地許下了承諾,這個人實在太認真了,他笑開,「我進去了,後天見。」

「後天見,好好休息。」

 

文章標籤

CHL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二由美子有些驚訝地望著手中的塔羅牌。

 

對於家人間一向親近的不二家而言,學校的文化祭,理應是個周助會高興地邀請全家人參加,即使是個性彆扭的裕太,也會拐著彎問大家要不要去逛逛的節日—事實上,去年、或是周助剛上中學的前年,他的確非常開心—,今年,眼看著差不多該是時候了,幾天前,她隨口問問,居然換來周助有些為難的笑容。

 

「怎麼了?不歡迎我和媽媽?說不定裕太也會去喔。」

文章標籤

CHL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