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記得……德國隊的隊服是黑色的?」

 

「嗯。」

 

「光是想像就覺得很適合你,一定很好看……,有個具體的形象在,挺激勵人的。」

文章標籤

CHL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中學生和高中生們賭上日本代表的地位激烈爭鬥著開始前,雙方都嚴陣以待準備,沒有參與挑戰的其他人也並非全都優閒地等著看熱鬧,想要抓緊每一次機會提升自己的人不在少數,教練們安排的個人比賽繼續進行,即使不是為了爭奪頭銜,沒有決一死戰的氣氛,卻稱不上是輕鬆愉快地連絡感情。

 

「最後這記殺球不錯,和你以往的風格大不相同,我輸了。」比賽結束,球網對面的對手,不吝惜地發出稱讚。

 

「多謝指教。」回以笑容,不二從容走下球場。

文章標籤

CHL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雖然決定倉促,但最重要的申請學校、教練及住宿問題都順利地解決,來到德國,安頓下來之後,手塚幾乎立刻就投入練習。

 

但即使生活各方面都不成問題,也努力地適應著,還是會出現清晨醒來發覺身處的空間和待了十幾年的房間截然不同,早餐由味噌湯白飯烤魚變成了牛奶麵包火腿,必須在忍不住失望之餘再次自我提醒事實是他已經離開日本來到異國的情形。

 

迥異於自小就接觸的語言文字和飲食、外表大不相同的人群與完全不同於本國的風景,還不習慣,卻必須早日習以為常,想要成為職業選手,這樣的形態可能會在往後十幾年內成為常態,對故鄉、對原有生活的眷戀無論如何都要暫時放下。他嘆氣,即使是向來以獨立自許,不會輕易受外在事物影響的自己,面對比過往都要來得巨大的變動,偶爾的低落終究難免。

文章標籤

CHL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敗組回歸後,教練們宣布赴國外遠征的一軍二十名選手即將回國,將從在場全體成員中選出二十名與之挑戰的選手,比賽也變為個人排位賽,以每個人每天五場實戰的方式進行。

 

「只有二十個名額嗎,十天五十場比賽,簡直就是全面性的個人排名賽。」

 

「也就是說,贏了一軍,我們就能成為日本代表了?但是就算成為日本代表,U-17世界杯的比賽也沒有開放中學生參加啊?」

文章標籤

CHL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練習之餘的空閒時間,不二聽見房門被敲響。

 

「裕太?」打開門,面前站著的是剛經歷過嚴苛的野地訓練,重新回歸U-17的裕太。

 

「老哥,有空嗎?」

文章標籤

CHL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人生由無數的相遇構成,有的僅是人群中的擦身而過或萍水相逢,有的則奇妙地帶來莫大改變或影響,既無法預測,也沒有規則可循。

 

手塚拉著行李,走出法蘭克福機場。

 

大陸型氣候的風比起日本來得強勁而凜冽,吹在臉上彷彿會刮人,他拉高圍巾,這就是自己將要展開新生活的地方,陌生的國家,未知的風景,不安湧上的同時,一股溫柔情緒卻在心中緩緩流淌。

文章標籤

CHL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同屆的乾,剛認識沒多久就顯現了資料狂的特性;入學的第一個暑假過後,練習了一陣子的同期生們也漸漸顯示出各自的打球風格。

 

於是,從可以參加校內排名賽起,乾一邊觀察眾人的練習比賽,邊加以記錄和分析,據以整理出每個人的資料,區分出他們的類型,並針對各種類型的特性提出加強建議。

 

「現在看起來,我們六人大致的分類是這樣,我和菊丸是發球截擊型,河村是底線攻擊型,大石是反擊型,手塚是全能型,不二,你應該和大石一樣是反擊型,但我覺得不該如此,有種不太確定的感覺。也就是說,整體而言,我們的團隊戰力偏向攻擊,算是比較積極,不過,如果遇上也屬於攻勢強烈的對手,反擊的部分需要再加強。」

文章標籤

CHL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再過兩個小時,將抵達法蘭克福機場。」

 

U-17的晚間,用完餐也洗過了澡,比較早睡的人甚至已經上床躺平,不二趴在床上看著從圖書室借來的書,手機亮起,將他的注意力自書本上引開,點開,是來自手塚的訊息。

 

手塚……。

文章標籤

CHL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手塚的想法中,面對人生中的各種選擇,不分大小,只要不影響他人,都應該審慎評估所有條件,然後獨力決定,並且盡全力朝目標邁進。

 

是自小以來的家訓。很小的時候開始,細小如生活習慣讀書計畫,重大如報考學校乃至對未來的想法,長輩們會提供意見,有時則會幫他分析利弊得失,不論如何,最後的結論必定是「由國光自己決定吧。」,久而久之,獨立自主成為他個性中重要甚至是主要的成份。

 

或許是個性使然,自己下決定,和他人無關,長久下來養成了不容易為人所親近的習性。曾經以為兩者間有關聯,觀察其他人之後得到了相反的結論,大部分處事井井有條的人都能將自身與人際關係調和得十分不錯,兼顧個人獨立又能和群體和諧共處,而自己,少了那樣的能耐,他發覺問題在自身—原本就不擅交際,因為凡事不希望被插手,除了極少在與他人談話間提及和自己相關的話題,更被形容為「那個生人勿近的氣場,遠遠一看就知道,手塚君根本在說著『別煩我』呀。」

文章標籤

CHL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二想起了一些事。

 

雖然細節已經遺忘,但他還記得,某個冬日,爸爸抱著他,一手牽著姐姐,到醫院探望媽媽,在育嬰室裏,隔著厚厚的玻璃,他見到剛出生的裕太。

 

躺在保溫箱裏的小嬰兒,皮膚紅紅皺皺,頭髮稀疏,緊閉著眼睛,看起來醜醜的。

文章標籤

CHL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一次違反規定,私下比賽的結果,非但未能盡興,還讓不二非常不高興。

 

「抱歉,讓你失望了。」很失敗的比賽。

 

不二一把揪起他的衣服,身體連同聲音都氣憤得發抖,「失不失望是重點嗎?為什麼受了傷還要比賽?你這樣勉強自己,就算我贏了也一點都不開心啊!」

文章標籤

CHL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德國,對吧?」

 

「?」不二突如其來的問題,手塚摸不著頭緒。

 

「我是說職網。」微笑,「要進入職業網壇的話,我猜,德國應該會是你的起點。」

文章標籤

CHL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網球場上,不二安靜佇立,以視線描摹著手塚最後停留的痕跡。

 

因為有了對勝利的執著,所以不再在比賽中尋求刺激,也觸發自己想往更高的程度提升的欲望,然而,不論是為了手塚或青學,想要追求的東西若非發自本心,終究有其限制也太過消極,對未來失去方向,不知究竟要往何處去是必然,他知道問題所在,只是在此之前,自己並沒有正視過。

 

其實迷惑也懷疑,對網球的喜歡與執著有多少,如果沒有手塚,自己的網球又會變成什麼樣子?

文章標籤

CHL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是在哭什麼?不二躺在球場上望著天空。

 

透過淚水見到的天空格外明淨,他一言不發動也不動望著在空中飛舞的紅色楓葉,從方才的激動中冷靜下來,同時感到自己的心情跟落葉一樣不停往下沈,似乎要掉落深淵。

 

有種不真實的感覺,像在做夢一樣,剛剛發生了什麼,自己又是怎麼回事?

文章標籤

CHL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二將球打了過來,手塚看準落點,準備好了接球姿勢正要回擊,卻驚訝地望著黃色小球從自己這一端彈回對面。

 

他難得懷疑起自己的視力,這是,在變魔術?

 

今天的風有些大,頭髮被不斷吹向臉頰,雖是徒勞,仍舊忍不住伸手將頭髮撥回腦後。

文章標籤

CHL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